中国黄金5.22

巫溪网-巫溪论坛

如何注册? 如何更改密码? 如何发图片?图片太大怎么办? 如何发视频? 如何分享帖子? 用户等级、积分规则及勋章说明? 如何使用马甲? 如何取消发帖同步QQ空间?
飞洋华府
棚户区
公共服务
正和建材 天气预报

[心情故事] 癞子和他捡来的儿子

  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分享到:
发表于 2020-5-23 12:27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巫溪论坛。

点击注册 已有账号?点击登录 或者 用QQ帐号登录

x
一九九七年农历九月某一天。

  夜深人静,栓在老梨树下的老水牛匍匐着,瘦骨嶙峋的月光洒在稀疏的牛毛上,有些像长贵的秃顶,它正在慢条斯理地反刍。坐在大门口石阶上的长贵,嘴角因为咀嚼有些泡沫,面前摆一条破旧的凳子,玻璃输液瓶里还有半瓶高度白酒,几颗品相不好的生花生零乱躺着,稍微好点的挑出来变了钱,现在已经装在儿子狗蛋的兜里,他明天要去大学报名。长贵有些醉意,一边看儿子忙碌地收拾行李,一边又问起白天问过无数次的问题,虽然儿子给出的答案一致,但越靠近儿子离别,长贵心里越着急,他希望得到儿子的肯定:

  “当真不要我送吗?”

  “不要,我都已经说过一千次了,不要你送,我自己可以。”

  长贵发裂的指甲捡起掉在地上的一颗花生米,吹了吹,然后放进嘴里猛喝一口白酒:“哎……”的确良的衣袖擦过嘴巴,过了半天,他仍问同样的问题:

  “当真不要我送吗?”

  “爸,我都说了一百次遍了,明天四叔同去,便不要你操心了,再说我们家还有老牛,您走了谁喂它?”

  “你四婶帮我喂!你收到通知书那天我就与她说好了!”长贵充满期盼而响亮地回答。

  “爸,您还是别去了,四叔年轻的时候跑过远码头,他比您熟大城市,我明天还要赶路,先睡了。”说完狗蛋就转身进了里屋关了灯。

  夜,那么静,高度白酒让长贵浑身滚烫,他取下帽子,挠着癞子头,干涸的双眼望向满天繁星,两行泪水顺着脸颊划过沧桑岁月,随着他的回忆,来到十七年前。

  一九八零年除夕夜

  “呜哇呜哇……”一声声婴儿的啼哭从罗家垭口传来,这里是通往三个镇的必经路口,不过除夕之夜,哪里还有人出现在荒野,万家灯火辉煌,烟花冲天,噼噼啪啪的声音早已压住了婴儿的啼哭,就在一切将近绝望时,一个矮小的黑影越来越近,他嘴里不着调地吹着的《好一朵茉莉花》口哨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刘家老三长贵,现年四十岁,由于是个癞子,至今还单身,他总是在除夕夜去给过世父母烧纸请他们回来过年,这就刚刚碰巧遇上了。

  长贵听见哭声,抹黑寻到背篓只见,里面装着一个不足月的男婴挣扎着,已经泣不成声。男婴胸口挂着小布包,长贵取下打开看,里面有50块钱和一张纸,当然,他不认识字。50块钱在当时可不是小数目,他偷偷把钱塞进兜里,掉头就走。走出去没多远,他却转回来把钱放了回去,然后转身走了。可没走多远他又转了回来,嘴里喘着大气内心挣扎着,最后他又取出那50块钱准备离开,就在这时候,背篓里的男婴冲他咯咯直笑,长贵一咬牙,背起背篓便回了家。

  就是这个决定,他将面临打一辈子光棍儿。他给孩子取小名狗蛋,听老人说这般好养活。

  “爸,我俩来玩一个游戏,好不好?”长贵望着7岁的狗蛋欣慰地点头,转眼七年,狗蛋终于要去念小学了,这七年的辛酸苦辣,只有经历的人才会明白,一个人当爹做娘,这一刻,他所有的苦累都变成了笑意。

  “爸,我们把自己的愿望都写在这张纸上面,好不好?”狗蛋忘记了父亲是文盲,但长贵还是接过儿子递来的铅笔和香烟盒纸。

  “爸,你画的什么?”狗蛋看着父亲画的一副图,但不知道是他年幼无知,还是长贵没文化而敷衍,反正长贵只是不停的笑。

  “狗蛋,你写的心愿是什么?”长贵憧憬地望着儿子问道。

  “爸,我的心愿是考上大学,然后挣很多钱给你买一顶假发。不然村里小花老说我是癞子的儿子,是小癞子。”听完儿子的话,长贵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哀,他怀抱着狗蛋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然后偷偷将这两张烟盒纸放进了怀里。

  夜深,狗蛋甜甜地睡了。长贵轻轻起身,在昏暗的灯光下,他找出儿子的铅笔,在自己白天画的图上又添了几笔,对着图笑着,笑着笑着就哭了,甜甜的睡了。

  冬去春来,年复一年。长贵靠着养牛种地,终于让狗蛋念完高中。

  “四叔,四叔,我考上了!我考上了!”狗蛋挥舞着手里的大学通知书,站在四叔家小洋楼面前兴奋地喊着。“那就好,也没辜负你爸的期望。”四叔从窗户探出头说到。狗蛋变了,他上了高中以后就变了,虚荣心让他躲避着长贵,反而更加亲近家境富裕的四叔。

  这时长贵背着牛草路过,他驻足望着儿子,可狗蛋并没有亲口告诉父亲自己的喜讯。

  “考上了?”

  “嗯!”

  “你考上哪里我都送你念,砸锅卖铁爸都供你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父子俩没有更多的话语,一问一答,各自回到家中。中午,长贵炖了一锅腊肉为狗蛋庆祝,但儿子却接受了四叔的邀请,去了镇上下馆子,那天长贵一个人喝醉了,他醉得哭了,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心痛,反正是哭了。两个月的暑假快要结束,离狗蛋报名的日子也越来越近,于是,就出现了本文开头那一幕。

  狗蛋与四叔坐上了去镇里的拖拉机,他让四叔陪他去大学报名。长贵并没来送他,狗蛋不停回头张望,或许他想看见父亲、也怕看见父亲,还是良心的谴责,没有人知道。此时一个人扛着锄头狂奔到村头山坡最高处,望着远去的拖拉机,他拔下帽子咬在嘴里,急得双脚跺平了周围的泥土,竟像小孩般哭了,哭得撕心裂肺,哭得蹲在地上双手抱头,那人正是长贵。十六年呐,儿子从未离开过自己,突然走了,他有太多的不舍,此时全都化成两行浑浊的老泪,钻进了黄土地里。他舍不得儿子,也为儿子拒绝送他而伤悲。

  “老四,狗蛋有没有写信来?”

  “没有啊,两年了,你天天跑来问一遍,你不烦我都烦!以后别来问了,只要来信,我立马通知你。”长贵边往回走边嘀咕:“没有就算了,算了……我就问问,我就是来问问,怕你忘记了。”

  狗蛋已经去城里两年,这两年都没回来过,信上说他假期在打工,家里不要担心。长贵让四叔给狗蛋写了几封回信,表达自己想去城里看看他,但每次都被狗蛋婉言拒绝,长贵也就不提了,只是每月按时去邮钱,从未间断。

  二00一年除夕,长贵在村长家等待狗蛋的电话。黄昏时,村长通知他晚上八点钟过去接,可他六点钟就跑了去。上个月,村长家安装了村里第一部电话,长贵当即让四叔写信告诉狗蛋电话号码,毕竟他已经整整四年没听见过儿子的声音。晚上八点过三分,电话响了,长贵颤抖的双手捧起电话:

  “喂,是狗蛋吗?”长贵拉下帽檐遮盖眼睛,他不想让村长一家看到自己的表情。

  “爸,您身体还好吗?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而粗狂的男声。可无论声音怎么改变,长贵依然能听出那就是自己的儿子。

  “我好,我很好!今天是你的生日,你记得吗?二十二年的今天………呜……爸就是想你!”长贵突然挂了电话,趴在桌子上,嚎啕大哭,他老了,他也累了,六十多岁的人,哭得歇斯底里,哭得旁人动容,哭得日月无光,村长一家人也跟着流下了眼泪。电话再一次响起,可长贵却没有接,他站起来,晃悠悠地走了,他没有回家,他去了二十二年前捡狗蛋的那个地方。

  二0一0年腊月,离家十三年的狗蛋回来了。

  那天中午,一辆奥迪车停在长贵的老屋门前,车门打开,下来的正是狗蛋,西服革履,仪表堂堂。紧接着又下来两个人,一个身穿貂皮大衣的时髦女郎,一个约摸四五岁的小男孩,他们好奇的盯着这个陌生的地方。周围来了许多人,他们都来围观有了本事的狗蛋。

  可人们忽略了,忽略了门口的长凳上,坐着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,拄着木棍缓缓站起来:“你是狗蛋吗?”

  “爸,是我!我是狗蛋,我回来了,我回来看你来了。”

  “狗蛋啊,十三年啊!我的儿啊,我做梦都梦见你啊……”父子俩这一个拥抱,足足迟到了十三年。

  “笑笑,过来,喊爷爷。”

  “我才不呢,他脏死了,臭死了。外婆说,他是个癞子,我才不给癞子叫爷爷呢。”小孩子憋着嘴说到。

  “啪!”狗蛋狠狠一耳光打在小孩脸上:“没大没小,这是你爷爷!”他边说边恶狠狠盯了媳妇一眼。小孩哭了,长贵赶紧走过去想拉他:“别打,你小时候我可从来没动过你一根指头。”小孩并没有领爷爷情,哭着后退了几步。

  “走,我们去车里!”女子拉着小孩钻进了奔驰。

  晚上,狗蛋去了镇上住宿,第二天,一家人从镇上旅馆开车过来。

  “爸,我接你去城里过年,你准备一下。”

  “好,好!我早就准备好了,就等着这一天。”长贵连连点头,转身便进屋收拾东西。

  “狗蛋,你过来一下。”女人喊着狗蛋,于是他钻进了车里,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,反正狗蛋脸色不好,然后匆匆下车跑进屋里对长贵说:“爸,您别收拾了,明年我再接您去吧。我还有事,就先回城了。”长贵脸上的笑容在那一刻暂停了,手也停止在空中。

  “狗蛋,快点回来,你爸死了!”离开一个小时候后,正在车里跟媳妇争吵的狗蛋接到四叔的电话。闻听噩耗,他缓缓放下手机,终于流下了悔恨的眼泪,可这辈子他再也没有了父亲。

  “爸!爸……”跪在长贵尸体前,狗蛋第一次撕心裂肺的哭,他明白,父亲再也不会答应,再也回不来了。如果不是媳妇以离婚相逼,如果自己带上父亲,或许现在一家人正其乐融融,父亲也不会服毒自杀。

  长贵床头放着没有收拾好的行李包,狗蛋小心翼翼地打开,是一顶假发,假发里夹着两张烟盒纸,狗蛋慢慢地打开。他回忆起了,这是二十多年前与父亲玩的一个游戏。第一张是自己的,上面用稚嫩的文字写着:我的愿望是考上大学,然后要挣许多钱,给爸爸买一顶假发,不然小花老说我是小癞子。第二张是长贵画的图,今天,狗蛋终于看懂了,图上一边画的是高楼大厦的都市,一边画的是乡下小屋,一个小孩牵着老人走在赶往都市的路上,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父亲在那个老人头上画了许多头发,泪水打湿了烟盒纸,模糊了画面……

  长贵下葬的那天,狗蛋买了一顶最昂贵的假发,夹着那两张烟盒纸,放进了长贵的棺材。这辈子,长贵帮他达成了愿望,而他自己到临死,也没有亲手戴上儿子买的假发。

  谨以此文献给天下子女。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

文——折花郎
本文原创,勿做商务用途,盗版必究。
20200523_624300_1590208056424.jpg
20200523_624300_1590208056447.jpg
20200523_624300_1590208056455.jpg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5-23 19:24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感动,但是事实证明养育之恩居然没有自己的家庭重要,不管是不是亲生的,养育之恩大于天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5-23 19:53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文笔很好,真情流露,看哭了。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5-24 08:42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可怜天下父母心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5-24 10:00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红颜祸水,很多男人的不孝都是女人引起的。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5-24 14:41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人心是经不起考验的。再本城的人也没有一个动物实心。
披着人皮,活的人模人样才叫“人”,
掏着良心,活的狗模狗样那叫“狗”。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5-24 14:43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误入、人间 发表于 2020-5-24 14:41
人心是经不起考验的。再本城的人也没有一个动物实心。
披着人皮,活的人模人样才叫“人”,
掏着良心,活的 ...

可以如此感慨万千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5-24 14:45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才活两轮。就有了年迈的心,不知是福是祸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5-24 17:26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似乎看到了作者笔下的原型……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击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