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溪网-巫溪论坛

如何注册? 如何更改密码? 如何发图片?图片太大怎么办? 如何发视频? 如何分享帖子? 用户等级、积分规则及勋章说明? 如何使用马甲? 如何取消发帖同步QQ空间?
飞洋华府
棚户区
公共服务
正和建材 天气预报

[心情故事] 谨以此文献给天下伟大的父亲——你是我爸爸

  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分享到:
发表于 2020-7-26 02:03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巫溪论坛。

点击注册 已有账号?点击登录 或者 用QQ帐号登录

x
  我娘舅是办餐饮“一条龙”的老板,手下培养了十多个村妇与他做工。每年上半年就接了许多订单,从腊月开始,直到正月结束,那两个月是最忙的。他老说我是百无一用的人,可每到这个季节我就被他征用了,毕竟以前去学过烹饪,虽然手艺不怎样,但应付坝坝席还是绰绰有余。他用一些小恩小惠,再甜言蜜语地软磨硬泡,我不去也不好意思。我妈说炒菜师傅每天三百块,总的来说还是有个账算,如果不去就会得罪舅舅,于是在各方的劝说下,我加入了他的“一条龙”队伍。

  腊月十八勇宝家嫁女儿,女方是十七晚上和十八早上吃席。十七一大早我们就拉着行头来到勇宝家不远处等他,以前没来过,他家具体位置不太清楚,好在我有他电话,于是喊他来接我们。大概等了十多分钟也不见他来,倒是不远处的小平房里打开了电灯,但灯光非常昏暗,犹如以前的煤油灯。父亲与我同行,我问他那不可能就是勇宝家的小平房吧,父亲摇头说不可能是。

  说起这个勇宝倒不陌生,别说村里,乃至于几个镇都认识他。勇宝以前在镇上补鞋,后来改行跑了摩的,生意很是红火,传闻挣了不少钱。勇宝的女儿并不是亲生的,这也是我后来听旁人在讲。原来当年勇宝的老婆得病被割了儿肠,不能怀孕,这女儿也就是领养的,至于谁家的女儿,没有人晓得。

  勇宝还没来,倒是平房的主人来了。一看,原来是村里最穷的残疾人刘老头。这刘老头我倒是认识,一贫如洗,穷得用父亲的话说那是舔灰。据说当年村里的“搞屎棒”晏遍山诬陷他强奸自己儿媳妇,老实的刘老头就蹲了五年大狱,出来就瘸了腿,大部分人觉得他是被冤枉的。他出来直到中年才娶了个寡妇安家。后来他老婆在家里生产大出血,传闻是说母子不治身亡,刘老头从此就孤单的活在这个世上,一晃就是二十多年了。

  “仰们还早哎,我来给你们带路。”说着他打开了手电,带着我们朝勇宝家走去,原来他家就在勇宝家隔壁。刘老头一瘸一拐地帮着我们搬东西,等搬完了勇宝才从屋里钻出来,他狠狠地盯了刘老头一眼,刘老头便搓搓手回去了。至于为何这般,我们猜测估计是两家关系不怎么好,要是关系不好,那刘老头的热情又说不通。

  由于勇宝家地坝要摆桌子,我们就被安排在刘老头家门口打灶,他们家没有地坝,房前就一条一米五宽的便民路,锅灶就摆在便民路上。勇宝拉来电灯后就回去睡觉了,我们也开始发火煮水。这时刘老头推开木窗伸出头来张望,然后又缩了回去,过了一会儿他才打开大门走出来。说是大门,其实就是墙上钉了两颗钉子,一块竹篱笆系上皮线套在钉子上。本来是想特意跑进去看看,或恐他以为我看穷稀奇,就没敢去。刘老头倚着门,关了电灯在那里自说自话:“国家好啊,照顾我这样的废人,勇宝家的灯真亮,照得我屋里通明,我也来你们这里烤烤火……”我没有搭理他,毕竟不熟悉,父亲倒是寒暄了几句。就这样,刘老头靠着门站到了天明,直到勇宝跟他女儿走出来时,刘老头才像耗子见了猫一般躲进屋里。

  勇宝生产队里的人都被他叫来帮忙,每个人一包香烟、一个红包,唯独没有请刘老头,我宁愿相信是因为他腿脚不便的缘故。不过刘老头倒是很热心,一整天都在给我们帮忙,相比那些拿了红包不干活的人好得多了。

  晚上开席吃饭时,我看见刘老头钻进了自己屋里,然后顺手推上了竹篱笆。勇宝让我安排十张桌子的饭菜,倒也刚刚恰到好处,不多不少的坐满。我正在炒最后一道菜时,勇宝的女儿芳芳走了过来,或许她见我帅气逼人有些不好意思(我是典型的自恋狂)。我看她时,芳芳脸红地躲开了我的眼睛,径直推开竹篱笆走了进去。屋里立马传来声音:“刘爷爷,走去吃饭嘛。都在开席了。”“我……我就不去了,也没帮上什么忙。”刘老头有些惊慌失措地回答,言语也不像白天那么自然。芳芳不依不肯:“不得行,您一定要去,您看着我长大,对我也那么好,我结婚了,您一定要去。”说完她就拉着刘老头走了出来,刘老头半推半就地跟着去了。

  芳芳与刘老头坐在一起,只见刘老头正襟危坐,双手背在背上,芳芳给他拿来碗筷。就在这时勇宝从屋里走了出来,他恶狠狠的盯了芳芳一眼:“下来!”芳芳并没有理会勇宝,她给刘老头夹了一块肉放在碗里,刘老头正准备吃,勇宝又狠狠吼了一声:“任芳,我喊你下席!你耳巴聋了?”勇宝的语气有点重,毕竟芳芳大婚在即,如今于众人面前被勇宝训斥自然受不了,她一抹眼睛哭着:“我是你女吗?”然后跑上了楼。

  “任勇,你个砍脑壳挨刀的。你凶我孙女做啥子,你也不看看今天什么日子,我老跟你说孩子大了大了,要给她留颜面,一个女孩子家,你当众呵斥,她做错了什么!大呼小叫的……”勇宝的老母亲骂骂咧咧地从厨房跑出来。刘老头望着这一切,很不自然的咽了咽口水,站起来一瘸一拐走了回去,留下一副碗筷、一张空凳子在原地格外凄凉。

  十桌刚刚好,我们办席的人只好随便吃点。我端着饭碗坐在灶前吃着,这时刘老头也端着两个碗走了出来。一个碗里插着筷子,一个钢碗里不知道是什么。他走到我跟儿前,把钢碗放在我凳子上:“嘿,大娃子,吃不嘛,中午煮的稀饭,凉拌的折耳根。”折耳根我倒是很喜欢,这年下,肉吃多了正好去腻,于是不客气的吃了起来。他站在门口始终没来夹一筷子,边喝稀饭边说:“你喜欢吃就多吃点嘛,到我这里莫讲礼。”刘老头看见我吃他的东西似乎很开心。

  十七晚上我们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,准备第二天早上再来,勇宝却钻进了刘老头屋里拉上了竹篱笆。刘老头今晚没开灯,不过灶里的火光映着也看得见。屋里传来他俩的声音,首先是勇宝在说话:“你跟她说了什么?”“啥子都没说,随便你信不信。我要睡瞌睡了,你回去吧。”勇宝走了出来,我也不知道后来刘老头有没有睡觉,反正我走的时候他一直在唉声叹气。

  第二天早上我们去得很早,四点钟就到了勇宝家,男方要过来迎亲,八点钟开第一轮席,九点钟发亲。跟头天一样,我们到了刘老头便起来帮忙打杂,他虽然很慢,但却非常小心,喜事摔碎东西可是不吉利的。

  七点半时,男方开着十多辆车浩浩荡荡而来,刘老头一直望着来人,眼睛盯着远方,双手却不由自主地拍起来。他突然想起什么,动作戛然而止,转身跑进屋里,不多一会儿又走了出来,换了一身干净衣裳裤子,还边走边拉衣角。

  礼房开始写人情,刘老头应该是第一个写的,至于多少份子钱我就不清楚,因为相隔甚远。礼房给他的两支香烟和一个红包他没要,转身便往回走,勇宝就站在礼房边招呼客人,他并未跟刘老头打招呼,这一切看得我非常莫名其妙。早饭快要结束时,芳芳给刘老头端来一碗饭菜,然后跑回去忙了。

  早饭结束后,最重要的环节就是新人给父母、叔叔、姑姑等长辈敬茶,这是要给红包的,这时主持人喊来长辈站在台上。第一个就是勇宝,芳芳端着茶站在勇宝面前,她很大胆,开口就说:“爸,您养育我这么多年,辛苦了。”勇宝摸出红包准备接茶,这时惊奇的一幕发生了,芳芳拿着话筒紧接着说:“爸,女儿长大了,今天就要嫁人了,我从小就知道我是捡来的孩子,今天您能当着父老乡亲的面告诉我亲生父母是谁吗?他们今天来了吗……”顿时全场一片寂静,勇宝也愣住了,新郎更是目瞪口呆地站在一边,大家都没想到在今天,芳芳竟然会问勇宝这样的问题。就在这时刘老头从屋里冲了出来,勇宝把目光聚集在他身上,刘老头不停的摇着头。“求您告诉我吧!”芳芳哭着喊到,在场的人都惊讶不已,这种场面闻所未闻,主持人也正准备上去解围,这时勇宝摆摆手示意他站到边上去,紧接着叹了一口气。

“好吧,我告诉你。”勇宝拿过话筒对着刘老头说:“老刘,你上来。”这时大家都把目光投在刘老头身上。刘老头依旧摆手,他正准备转身离开。芳芳突然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台上:“刘爷爷,您别走,您就是我亲生爸爸对不对?是不是呀?”芳芳情绪很激动,竟失声痛哭起来。这一切来得太突然,我也替舅舅出门办了不少酒席,这样稀奇的事倒是头一回遇见。

  刘老头停住脚步,他背对着芳芳,我在后面只听见一个老男人的哭声,看到他肩膀也跟着抖动,那种哭声发自于内心,痛心疾首得歇斯底里。刘老头擦了眼泪转过身来,强笑着一瘸一拐走上台。

  勇宝继续说到:“乡亲们,老刘就是芳芳的亲生父亲,二十多年前她的妻子因为生芳芳大出血死了,他自己又是残疾人,觉得无力抚养芳芳,而我家那个人恰恰又不能生育,于是我就跟老刘商量抚养芳芳,为了让这个秘密无人能知,我让老刘对外宣称他妻儿皆亡,这些年来我不让芳芳跟老刘接触,是我太自私,可我也只是怕女儿跟他相认了……”原来如此,众人恍然大悟,唏嘘不已。

  芳芳跑过去抱住刘老头,然后深情地喊了好几声爸爸,刘老头没有答应出来,手也忘记了抱住女儿,他只是不停的流泪,喉结滚动着这些年的思念之苦。人生或许最痛苦的不是失去亲人,而是亲人站在面前不能相认。锦上添花的主持人让乐队放了一首煽情的歌曲,歌里唱到:好爸爸去哪儿啦,总是为了这个家,日夜奔波辛苦了,弯了脊背白了头发……“爸爸,您知道吗?我很早就知道您是我爸,我从小到大您都那么疼爱我,拿着您的扶贫款偷偷塞进我的书包,给我偷偷煮好吃的,来学校偷偷看我。我早就知道,你肯定就是我的爸爸,为什么你不认我,你为什么不认我……”父女俩这迟来二十多年的拥抱在大概三分钟后结束,在场许多老少爷无不感动流泪。或许谁也没有想到,村里最穷的瘸子刘老头还生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。

  刘老头放开芳芳,他从中山装里摸出两个红包递给新郎和芳芳:“本来是准备在你们上车前偷偷给的,现在我给你们了。芳芳,不要怪爸爸,爸爸当年被人冤枉蹲了大狱,四十多岁才生了你,你妈大出血离世,我又残疾,自己都养不活,所以就把你给了现在的父亲抚养,希望你不要恨我……”“不恨,我不恨你。”芳芳哭着又笑了……

  刘老头下了台,他回到屋里拿着一个5块钱的小鞭炮匆匆忙忙往山里走去,前脚刚走,芳芳就发亲了。送亲的还是勇宝夫妇,在男方的婚庆仪式上,芳芳还是由勇宝亲手交给新郎,对于刘老头来说,他或许已经知足了。

  车队出发了,山那边的鞭炮也响了,人们说那是芳芳亲生母亲的坟墓方向,或许刘老头正在自己老婆的坟前,分享着父女相认的喜悦。

谨以此文献给天下伟大的父亲

——折花郎
2019年腊月二十
front2_Fp8i02akh0Ycbod_GKQNhEmXKDGZ.png
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front2_Fp8i02akh0Ycbod_GKQNhEmXKDGZ.png
front2_Fp8i02akh0Ycbod_GKQNhEmXKDGZ.pn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7-27 00:07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确实很感人的画面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7-26 22:57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实的?在哪里?我居然看完还看哭了
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7-27 07:16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得我流泪了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7-27 03:42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感人的画面,我一大爷们居然看出眼泪来了!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7-27 00:07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确实跟感人的画面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7-27 13:59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7-27 13:59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击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