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溪网-巫溪论坛

如何注册? 如何更改密码? 如何发图片?图片太大怎么办? 如何发视频? 如何分享帖子? 用户等级、积分规则及勋章说明? 如何使用马甲? 如何取消发帖同步QQ空间?
飞洋华府
棚户区
公共服务
正和建材 天气预报

[心情故事] 十五年 我那刻骨铭心的初恋

  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分享到:
发表于 2020-9-5 18:02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巫溪论坛。

点击注册 已有账号?点击登录 或者 用QQ帐号登录

x
  请珍惜生命中那些深爱你的人。

  十多年后,我再一次回到三镇时已经中午,九月的秋风送来斗志昂扬的学子,他们就像十多年前的我,如此青春、充满欢乐。只是当年的背篓,如今变成了拉杆箱和双肩包,孩子们都低着头,戴着耳机,拿着手机,陶醉在网络的世界里,他们并没有欣赏到秋风扫落叶的美丽,更没有注意我这个突然出现的生人。

  当年场口的“好好学习”网吧,已经被锯木厂代替,那里有过我许多美好过去,但随着它的人去楼空,也再难寻觅回忆,只觉得当年的老板颇有文化,一个让人沦落的网吧,居然厚颜无耻的称好好学习,或许这也是个讽刺吧。我尝试着努地寻找地上的脚印,是否还能遇见十多年前的痕迹,怕也不过是白驹之过一场梦,再也难相逢。唯有那卖凉粉的老头依然固守在原地,不同的是价格变了、花样儿多了,头发白了、叫卖声由口喊变成了高科技的小喇叭,虽然我还认得他,可他却早已不认得我了,不然我去买一碗粉时,他不再会像十多年前那样,问我是不是粉少糖水多了。唯见一双粗糙的老手颤抖着岁月无情,原来他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。

  “老板,煮半斤包面。”

  走进曾经的“碗碗香”面馆,招牌还是那块招牌,唯独那时装修的墙壁已经变得斑驳不堪,墙上北京奥运会的海报退了色,布满了灰尘。但吧台上还是那几样黑色的药酒,只不过那酒许是换了一轮又一轮吧。

  “哦,马上就来。”在厨房里洗菜的女人爽朗地回答着。

  我摸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,正在思考发朋友圈的文案,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在耳旁:“是你?”我抬头一看,刘丹满脸通红地盯着我。她是我高一的同桌,性格脾气特别好,对人也慷慨大方,是个非常有涵养的女孩。虽然她后来去了文科班少了碰面,但那三年高中时期,我每个礼拜必去她家吃半斤包面,那时候她妈妈还笑我饭量大,不过也是很善意的罢。

  刘丹脸上早已褪去当年的青涩,法令纹难掩岁月的流逝,也应该三十了吧,我暗自想着。只见她系着一条白色印着鸡精广告的围裙,宽大的白体恤和牛仔裤,丰腴的身姿散发着成熟女人的味道,但那一颦一笑依旧像当年那个活泼的女孩,只不过笑得不如那时候天真无邪了,黝黑的皮肤略显沧桑。

  “你是××吧?我不会是认错了吧?”她撩起掉在脸上的鬓发。似乎很尴尬的把擦了两遍的桌子又擦了一遍。

  “是的,没认错,老同桌,别来无恙啊!”我站起来伸出右手,刘丹紧张地在围裙上搓了搓双手,又回头看了看正在屋里煮面的男人,还是跟我握了握手。“你别嫩个正式嘛,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,快坐快坐,我们怕有十来年没见过了哟。”说完她哈哈大笑起来,或许是缓解这尴尬的气氛吧。此时她男人正在屋里为我煮包面,估计他对我有些好奇,不停回头打量我,可能在想这斯斯文文的人,如何吃得完半斤包面。

  吃了几口便饱了,味道还是当初的味道,份量也没变,只不过这些年在外嘴巴吃挑了,也就觉得不太好吃。付账时,刘丹怎么也不肯要,不过我表示人情领了,账还是要付,毕竟是开行坐市做生意的。她男人给我递来一支香烟,寒暄几句后便准备离开,刘丹突然笑着问我:“嘿,你和小沫还在联系吗?她好像结婚了是吧?”我笑了笑没作声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我与小沫的事她虽然知道,但不知道的也有许多吧。

  离开“碗碗香”面馆,穿过龙门桥,眼前依旧是三镇当年的样子,公路两边的老房一直没有拆迁。桥头那家书店依旧挂着我县一知名文人题的招牌,只是略显沧桑罢了。店主老头坐在柜台里,似乎还戴着他那副断了腿的老花镜,正从眼镜上方看一张旧报纸。我无意识地走了进去,书店还是那个书店,只是格局变了,看着玲琅满目的商品,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幅十多年前的画面。

  十五年前,我考入三镇的聚才中学,记得那年的冬季很冷,阴云笼罩的天经常下雪。也是在这个书店里,我第一次邂逅小沫。

  记得那是一个返校的下午,我照常来看那本《鲁迅全集》。书店的老头并不喜欢我,说我看了他几个月的书,却从来不照顾生意。其实也不是我不想买,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太好,我与弟弟读书又是上下一级,家里花销大,更不好意思开口向父母要钱买书。索性后来我就在门口观察那老头,趁他低头找人家钱的时候立马偷跑进去,然后蹲在最里面的破窗户下悄悄看。那天的北风很大,从木楼的缝隙里吹进来,时间一长就非常僵手,于是我把书放在书架上,两只手相互搓着取暖。

  “来,这个给你。”一声清脆爽朗的声音突然在我耳畔响起,那声音之甜美,如阳春三月的黄莺一般动听。只见一个老式的温水袋瞬间出现在我眼前,我站起来跟她对视而立,她正闪动着如清泉般的眸子冲我微笑,一头乌黑顺畅的秀发,一对可爱的小酒窝,洁白的羽绒服,衣领上雪白的鸭绒微微荡漾着,她长得非常干净清新,我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孩,我想曹植的洛神也不过如此吧。

  “谢谢。”我接过她的温水袋,温水袋很旧,但是特别干净暖和,上面还散发着一缕淡淡的清香。“我认识你,你是五班的,听她们说你很有才气,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吗?”她一点没有不好意思,倒是我红了脸不知所措,索性硬憋着没作声。她却嘻嘻哈哈地跟几个女生跑了。一边跑一边回头对我说:“记得把温水袋拿来还我,我是七班的,我叫李小沫。”

  李小沫,多好听的名字,后来我才知道,她是七班的学习委员,成绩特别好,传闻还是他们班里的班花。后来,在每个返校日,我都会在书店遇见她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这都成了我与她默契的见面方式,没有过多的话语,只是相逢一笑就足够。对于我来说,每天站在教室门口看她路过,那也是一种快乐。

  高一期末考试,最后一堂考的是物理,我物理是全年级最好的,于是小沫的好友婷婷让我帮她作弊,我竟然爽快的答应了。暑假过完,我们上高二了,开学没几天七班有人给我递了一封情书,我问他是谁,结果对方让我自己猜。我一直都以为是小沫写给我的,于是就相互传递情书来往,虽然也怀疑过她字写得不够好,但也爱屋及乌的欣赏起来,且持续了一个多月。直到小沫有意躲着我后,我才打听到那情书根本不是她所写。那天晚上,我愤怒地跑到女生宿舍外面,把小沫与婷婷都喊了出来,然后当着她俩的面,我告诉小沫,我一直喜欢的是她,然而小沫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么高兴,也没有说话。后来听人说,婷婷那天坐在操场的树下哭到后半夜,她说她恨我,可当时年少轻狂的我,哪里会去顾及人家的感受。现在想来,那也并不是她的错。

  后来,在我给小沫写了六七封情书后,终于收到她的回信。她在信中告诉我说自己父母离了婚,她跟着爸爸过,虽然家境很优越,但爸爸成了新家,又生了个弟弟,重男轻女思想很严重,而且脾气不好,以至于没有人关爱她,从小到大只有婷婷是她最好的朋友,所以她不想去伤害婷婷。于是我鼓励她一起努力,一起考大学,也在这样的简单鼓励安慰中,我们保持了半年的书信往来,至始至终,她都没有对我说过一句喜欢。但那半年多来,她都会默默关心我,让班里同学给我课桌里放零食、牛奶、水果……每次放假回家她都跟我一起走路,我们要么各走公路一边,要么一前一后,生怕别人看见说些闲言碎语,想想那时候真的好纯真。最后到了她家时,她再塞给我10块钱去坐车,因为我回家比她远很多。我问她为什么给我钱,她只说她爸给得多,用不完。以至于她的心思,我一直猜不透,但我知道,她是喜欢我的。

  直到有一天,她们班的陈菊花急匆匆跑来找我,说小沫让我撕掉她给我写的所有书信,当时我极度难过,那一封封书信,我一直珍藏在字典里,夹得平平整整,偶尔会拿出来翻看,那娟秀的字体,那清香的墨迹,让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,她怎么能让我把这些希望亲手撕碎呢。经过了一夜的思想挣扎,我想,或许是她真不喜欢我罢,于是第二天我狠心地撕毁了那些书信,用袋子装着托人给她送了去。做那个决定,就如同把她从我心里撕去了,虽然很痛。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去过那个书店,小沫也不知为何从7班被调到18班了,18班在东边的英才楼,我们也就很少再遇到。即便偶尔碰见了,我也当做不认识她那般,傲娇地扬长而去,而她却会默默地抬头看我一眼,只是脸上再也没了当初的笑容。

  走出书店,穿过一路的叫卖吆喝,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我来到聚才中学的大门外,当年的石头围墙早已被钢筋混凝土替代,唯有那通往知识海洋的阶梯,历经沧桑而未曾改变,阶梯的尽头便是汇、英、聚、贤四座教学楼。那时下定决心与小沫不再联系后,我在贤才楼里熬过了高三,那一年多以来,我埋头苦学,把全部心思都用在了学习上,渐渐地也没那么恨她了。可后来我才发现,一切都是我错了。

  高中毕业后的暑假,我在街上遇到准备外出打工的婷婷。闲谈中,她无意说起一年多前的事,原来那次小沫让我撕毁书信,是因为被她们班主任发现,而她又不愿将我供出来,便被老师罚写了保证书,并当着全班同学念读,婷婷说那一次小沫哭得很伤心,忍受了很大的委屈,而这些都只是为了保护我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她才被调到了慢班去,婷婷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:“小沫一直都很喜欢你,一直都在关注你,你还记得你没生活费的时候有人主动给你借钱吗?那都是小沫托人借给你的。还有英才楼前第四棵树上,她还刻着你俩的名字,你若有时间去看看便知道了。”当时听完婷婷的话,我心如刀绞,泪水夺眶而出,这一切太突然,让我难以接受,我宁愿相信这不是真的。后来我去找小沫,她奶奶说她已经走了,去了重庆她爸爸那里。只可惜那时候我们没有手机,说句不怕笑的话,我是08年去念大学才有了QQ号。

  许多年后,我终于在杨家坪遇见小沫。她成熟了许多,人也更加的漂亮时髦了,原来她在重庆师范读书,虽然我们只隔着一个美院,但却如同隔了千山万水。小沫变了,冷漠的脸上看不到半分笑容。那天与她在杨家坪坐了一下午,她告诉我自己已经与吴粱星同居,我笑了笑,内心很平静,再也翻不起当年的那种惊涛骇浪了,因为一别多年,这些都在我的意料之中,但我万万没想到是吴梁星。记得这个吴梁星也是我高中同学,那时候对小沫穷追不舍,但因为我的存在,所以他未能得偿所愿,可后来他们考到了同一所大学,后来是如何,小沫也没说,我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反正她俩走到了一起。小沫说吴梁星对她并不好,脾气也很暴躁,我劝她离开吴梁星,小沫却摇了摇头不再说话。

  2018年腊月,也就是我们认识十三年后,小沫嫁给了吴梁星,很多同学都收到了请柬,小沫却给我发信息说不要我去,因为吴梁星对我十分不待见,让我知道她结婚了就行。结果我终究是没忍住,还是去了。在三镇的东升大酒楼,婚礼现场布置得很漂亮,红色的地毯,红色的礼台,红色的气球,当然,还有那门口放大的夫妻合照。我戴着帽子,穿了一身黑色的风衣,围巾把脸遮了一半,我想,没有人认识我了吧。开席的时候,婚礼也开始了,我看见吴梁星西服革履,笑容满面的站在台上,集万众瞩目于一身。而小沫身着婚纱,高耸的发髻,水润光亮的红唇,明眸皓齿,肤若凝脂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那一天的她就像跌落凡间的仙子,美丽得让人怦然心动,无法用言语表达其千万分之一。

  只见她爸爸牵着她站在礼台另一边,直到把小沫的手交到吴梁星的手里。这个画面,曾经在我的梦里出现过无数次,只可惜梦里的人是我,梦外的人却是吴梁星。或许是现场的喜庆颜色太过于鲜红,竟然映红了我的双眼,从不喝酒的我,在灌了一杯酒后起身离开,在踏出门口那一瞬间,我回头看见小沫正盯着我,或许她认出了吧,只见她嘴角动了动又躲开了我的目光,我想此时今后都应该不再去打扰她了。于是,我缓缓地关上了那厚重的大门,一切都在门的嘎吱声中说了句再见。

  我气喘吁吁地来到了英才楼前,找到当年婷婷说的第四棵树,仔细寻觅了半天,才发现我与小沫的名字早已布满苔痕。当年她站着都能刻上去的字,如今我踮起脚,伸手也触摸不到了,而那些字也早已经扭曲变形,或许树也不愿承载这不堪回首的岁月吧。

  此时,聚才中学的上课铃响起,我的眼前路过一个个陌生学子,他们打量着我这个陌生的人,似乎认识,又似乎不认识。却没有人看见我眼里的画面:小沫抱着教科书走进了贤才楼,走进了当年我读书的那间教室。如今,小沫做了聚才中学的老师,而我终究是这聚才中学的过客。

  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……”教室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,我转身就走了,融入到滚滚红尘中,再也没有回头。

  致我们人生中的初恋,请珍惜那些深爱你的人

文——折花郎
front2_0_FqoMVIcRa9XL-22L40DfFVN_Zq2X.jpg
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front2_0_FqoMVIcRa9XL-22L40DfFVN_Zq2X.jpg
front2_0_FqoMVIcRa9XL-22L40DfFVN_Zq2X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9-5 22:00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有才华!把文章中的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,使人身临其境,如见其人。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9-18 15:38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初恋是最美好的回忆,也是最深处的痛!!!!!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9-5 23:52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看了一个结局不好的小说,所谓初恋是用来回忆的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9-5 22:20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王贤明 发表于 2020-9-5 22:00
很有才华!把文章中的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,使人身临其境,如见其人。

我只是文字的搬运工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9-6 00:02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马@ 发表于 2020-9-5 23:59
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

得不到所以才最美好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9-6 02:24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忆终究是回忆……曾经的恋人   如今我们各奔东西……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9-5 23:53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马@ 发表于 2020-9-5 23:52
我看了一个结局不好的小说,所谓初恋是用来回忆的

这结局很好。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9-5 23:59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
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9-6 15:45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你七月的风 发表于 2020-9-6 02:24
回忆终究是回忆……曾经的恋人   如今我们各奔东西……

嗯,是的。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击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