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溪网-巫溪论坛

如何注册? 如何更改密码? 如何发图片?图片太大怎么办? 如何发视频? 如何分享帖子? 用户等级、积分规则及勋章说明? 如何使用马甲? 如何取消发帖同步QQ空间?
飞洋华府
棚户区
公共服务
正和建材 天气预报

[心情故事] 爷与他的叶子烟 孝顺老人 莫让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成遗憾

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分享到:
发表于 2020-10-12 17:15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巫溪论坛。

点击注册 已有账号?点击登录 或者 用QQ帐号登录

x
  
  爷爷生于清宣统元年,父亲生于六五年,爷爷算得上是老来得子,若他不是高寿,我怕也是见不到了罢。正月十四是爷爷诞辰110周年纪念日,想来他已经过世整整二十年了,按我们老家的风俗,过世三年之后是不烧诞辰钱的。

  记得正月十四那天,我起床下楼,看见父亲坐在柴灶门口两眼通红,一脸阴沉着不作声。说实话,这么多年来,我还没见过他如此伤感的样子。正准备问他,母亲却朝我挤眼,于是我欲言又止,一家人也就在沉默中吃过了早饭。

  吃完早饭,我正收拾东西去准备去钓鱼,只见父亲手里拿着钱对我说:“四,你去街上买三斤纸,称几斤烟叶回来。”我心里犯嘀咕,莫不是他要抽旱烟了?又见他心情不太好,也就没敢多嘴,只知道照做就行。

  没多久我就回来了,父亲抱着火炮,让我提着东西跟他去大地包,这时我才想起今天是爷爷的诞辰,不过这些年来没兴这规矩啊,父亲今日怎么有些反常?我心里虽然不解,但嘴上还是没说出来,一路跟着他往大地包走。

  “听你妈说,你爷死的那年把烟戒了?”父亲的声音有些嘶哑。“嗯。”我边走边回忆着。“他为啥子要戒烟呢?”父亲又问。“其实也不是他要戒,那年你去外地打工,母亲每个月还是给他买的,只是不准他带到伯父家去,伯父又不给他买,奶奶也骂他,所以他没烟抽,被逼无奈索性就戒了。”我回忆着幼时的往事,一五一十跟父亲说着。只见父亲腮帮子动了几下,便没再做声。

  来到爷爷坟前,父亲烧了三斤纸,然后把那捆烟叶烧在上面。虽然他没表情,可我分明看见他咬着牙,内心肯定是非常难过的,因为这堆土里是他的父亲,那个自己临终没送到的父亲。我以为烧完纸便回去,看样子父亲并没有打算走,他只让我自己先走。当我走远了回头看时,父亲正专心致志的拔着爷爷坟头的野草,嘴巴里好像还叽咕叽咕说着什么,至于说的什么我是听不见的,这些话,或许他当着我的面不好讲,所以等我走远了才在那里自言自语,或许在他看来,爷爷能听见他说话,他就像个孩子一般对着父亲倾诉。我边走边心酸,父亲已经年近花甲,头发也都白了一大片,在我看来他是个大人,但他在那个坟头边上,始终却是个孩子,只不过曾经为他撑起一片天、那个曾经叫他孩子的男人,已经沉睡在地底下二十来年了。

  此时此刻,我深深地体会到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这句话包含了多少无奈。或许真的等我们回头想照顾孝敬父母的时候,却已经阴阳相隔,此生不再。回来我便问母亲根由,她告诉我说昨晚父亲梦见了爷爷,梦中爷爷找他要烟抽,又听闻爷走的那年又把烟戒了,所以今天他才会有如此反常的举动。

  我突然想起爷爷的遗像还被母亲挂在杂物间里,这么多年了,不知还在不在。我翻找了许久也不见,母亲告诉我说前些年已经扔掉,因为风水先生说不吉利。我感到有些失望,那是爷留给我们唯一的念想,如今家中再也无法找到关于他的一丝一毫,本想是翻出来给父亲看看。不过也好,看不见或许也就不那么伤感了。

  爷爷是出川的国民军人,文化大革命时受了一些挫折,因此伤了身体落下病根,所以从我记事起他就一直整天坐在堂屋门口,冬天提着火盆,夏天拿着蒲扇,眼睛望着远方,一日复一日,一年复一年,就这样一直到他过世。

  我随着回忆来到了那年冬月。那年父亲去了外地打工,家里就剩下我与弟弟母子三人。爷爷奶奶在多年前便已无力劳作,本家长辈安排他们跟着我家与伯父家过,每家跟着一个月。轮到谁家就去谁家吃住。爷爷倒是爽快,一直是跟着谁家就去谁家吃住,奶奶却不肯,她说每个月搬一次床铺麻烦,也就一直在我们家,父亲也不拒绝,就拿间屋子给她居住。

  记得是冬月某一天,生产队的义兴带着超生的二女桂花来我们湾割牛草。他与我爷爷同辈,论辈分,他喊我爷元哥,不过村里即便辈分比爷高的,也是这么喊他,或许是爷年长吧,毕竟那年他已经九十岁高龄。义兴托我爷爷照看桂花,这桂花当时也就三四岁,她见我爷就嚎啕大哭,爷安慰她说:“乖乖,你啷个见我就哭呢,我怕是活不久了哟。”在我们老家有个说法,未换牙的小孩能预测死亡,但凡是小孩见老者哭泣不止便不吉利。

  冬月十六是我父亲的生日,记得那年爷爷唠叨:“眼看要过年了,明儿怎么还不回来?要是再不回来,我怕这辈子是看不见了罢。”他坐在我家堂屋门口,一袭长衫下笼着火盆,半拖着棉鞋,脚后跟由于冻疮化脓而裸露在外,鼻孔里滴着水一般的鼻涕,一会便滴一滴下来。我问他是不是感冒了,他说是烟瘾犯了,问我家还有没有烟叶,去偷偷拿些给他。自从那年正月父亲去了外地后,母亲便便控制了爷的烟叶,说伯父伯母并不给爷爷买烟,爷在我家每个月尾上,便偷偷把我们家给他买的烟叶切成丝带到伯父家去抽,所以就把烟叶藏起来,定量给他,至于去了伯父家有没有烟抽,母亲说她管不了。后来因为这事,母亲还与伯母吵了架,奶奶气得跺脚,奈何他们又没有收入,于是奶天天咒骂爷爷戒烟,于是抽了几十年烟的人就在死的那年被迫戒了,这也是父亲今早得知后的心结。

  “四,你去吃酒发的烟呢?”我去吃席回来爷爷便问我。“在这里。”我摸出两支皱巴巴的烟递给他,爷爷用火盆点燃一支抽了几口,然后又在地上触灭,把剩下的藏在毛线帽的帽檐里夹着,等烟瘾犯时再掏出来抽。偶尔他烟瘾犯地实在难受,就拄着棍子慢悠悠地去地坝边的梨树旁,把伯母晾晒在上面的干红苕叶揪一坨,裹着便抽。如今细细想来,不觉一阵阵心酸。

  那年冬月二十二,我记得特别清楚。放学回来爷爷便在家门口喊我:“四,我那料(棺材)上给你留着半边苹果,你快去吃了,我还有事给你说。”小时候家贫,听说有苹果吃那是相当奢侈,苹果是姑姑来看他买的,也不多。等我啃完苹果,他从包里摸出旧手帕,慢悠悠打开,取出里面唯一的一张钱,那张折了七八折的一块钱,然后给我说:“你去张笃奭家给我买俩皮蛋回来。”我当时就想,我肯定有着落,一块钱能买两个皮蛋,爷爷绝对给我也准备了一个,于是我飞快的买了回来,果不其然,我与他一人一个,爷爷一辈子就爱吃皮蛋,他说吃了皮蛋不上夜。他边吃边对我说:“四啊,要是我二天死了,你给你爸爸说,别去找先生来看地,我已经给我自己看好了,就在你外公那坟的边上,要不就是你伯父家的公房地。”我没搭理他,因为这样的话我听他说了无数八回。不过后来事实证明,真被他看准了。

  冬月二十九,爷爷已经感冒好几天了,一直卧床不起。那天晚上,我在楼上听见他在喊我,我与母亲下去看他时,只见他爬到屋里的木料堆上坐着。我们打开灯时他才抱怨:“我起来解手摸不到电灯,不晓得啷个爬到这上面来了。”

  零九年腊月初一,那天我们学校要搞元旦汇演。早上起来便听见母亲在喊伯父:“哥哥,今天爸爸们该去你家了,你来把他背过去嘛。”伯父刚好从我们家地坝路过,他边走边说:“哪个来背他,我不信就这几步路他走不过去!我要去赶场,喊他自己去,门开起的。”其实我知道母亲是担心爷爷死在我们家,又刚好遇到腊月初一该去伯父家了,母亲当然不肯让爷爷留在我们家里。母亲见伯父不搭理,于是又喊伯母:“嫂嫂,我们两姊妹来把爸爸扶过去嘛!”伯母脸色一变:“扶啥子,我都不空呢,我要去做活路。”

  眼见伯父伯母都不想让爷爷过去,母亲便不依了,她跑到爷爷屋里对他说:“爸爸,来,我背你过去。”爷爷是死活不肯,毕竟儿媳妇背公公是会惹人笑话的,母亲也知道爷爷的顾虑,于是说:“您怕啥子嘛,方明不在家,我是你儿媳妇,您把我当女一样。”最后爷爷还是让母亲背到了伯父家里。奶奶早就替他收拾好床铺,母亲把爷爷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后才出来。

  这时候伯母就不高兴了,好像大家都知道爷爷熬不到过年了,都怕死在自己家里。她扯大嗓门吼:“你们都来整我啊,一家人都来整我哟。”母亲便不高兴:“嫂嫂,你这话就不对了,今天爸爸本来就该来你们家,你怎么说这种话。”伯母就耍无赖:“是嘛,你们合伙来整我们嘛,方明才是他的儿,我屋方云不是他的儿,是继儿子,是杂种儿……”母亲不理会她,关门便来街上看我们的元旦汇演。也不知道这些话爷爷当时有没有听见,也不知道当年那么偏心伯父的爷爷,落得如此光景会作何感想。

  后来听隔壁的王奶奶讲,那天我母亲走了没多久,她便听见我奶奶在喊伯母:“欧应菊,你快点回来哟,你爸爸滚到地上来了。”伯母当时在垭口点洋芋,她说:“是哟,可能滚到地上来了哟,早死早投胎,都来整治我哟。”伯母并没有回来,依旧挖她的地。还是王奶奶、王爷爷跟我奶奶三个人才把爷爷抬到床上。没多久奶奶又在伯父家门口喊:“菊啊,你快点回来看你爸爸,好像不得行了。”伯母依旧不回来,不是王奶奶出来喊她,他可能还是不得回来。等她回来时,爷爷已经人事不省,只听见喉咙里“呼啦啦”吼着痰。伯母赶紧来街上找我母亲,母亲大吃一惊,跟着伯母便回了家。

  下午一点多,我们的元旦汇演结束,回家路过外婆家门口,外婆说:“四,你还不回去看看你爷,都快死了。”我当时根本不相信,毕竟早上我走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,还跟我说话,怎么可能快死了嘛。我心里砰砰直跳,跑回家便听见爷爷房里人声吵杂,走进去一看,有几个本家长辈在那里,爷爷床前放着一口破锅,我晓得那是给落气的时候烧纸用的,以前生产队里有人死就是这般。

  只见爷爷双目紧闭,嘴巴半张,直挺挺的朝上躺着。我喊了一声“爷……”哭了,虽然母亲说爷爷偏心伯父,可从我记事起,爷爷很疼我,也不论他疼不疼我,毕竟他是我爷爷,而且在这一刻,这些泪水是为亲情而流,为永远也看不见他而流。我这一声声呼唤,爷爷的眼角也流出了泪水,只是他已不能动弹,不能言语了。大概过了两分钟,本家伯父摸了摸爷爷的脖子说:“去放炮吧,没得热火气了。”爷爷的一生也就定格在那天下午一点半,他走完了这坎坷的一生。

  父亲是爷爷烧头七才回来,诸多原因,连爷爷最后一面也没看见。这么多年来,他没问过爷爷的事,我们也不提。
村里人都说爷爷偏心伯父,而他老了伯父却不孝敬他,至于他的死,几个姑姑都说是伯父伯母的话气死的,毕竟爷爷有心脏病。但是逝者已矣,活着的还要继续,再追责又有何意义呢?就像本家伯父在爷爷临终前对我伯母说的话一样:“人死了就别去假惺惺哭了,老人在的时候你给他吃了、穿了、用了就无愧于心,莫等到人死了才来哭天喊地装鬼叫,哭的是死人,却想让活人看。”

  所以,趁老人还在,趁还能孝顺,做一些不让自己遗憾的事吧。
front2_0_FnVdw8zKAO_EXExDem4mHe5obY-I.1602494151.png
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front2_0_FnVdw8zKAO_EXExDem4mHe5obY-I.1602494151.png
front2_0_FnVdw8zKAO_EXExDem4mHe5obY-I.1602494151.pn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10-13 06:22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朋友:大早上的看完这篇文章,让我想起了我的外婆,百善孝为先!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10-13 06:28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认真的看完了,写的不错。
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0-13 10:08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打拼人 发表于 2020-10-13 06:22
朋友:大早上的看完这篇文章,让我想起了我的外婆,百善孝为先!
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0-13 10:09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嫩嫩的欧巴 发表于 2020-10-13 06:28
认真的看完了,写的不错。
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0-13 10:09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
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10-17 08:05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家里是你与母亲弟弟三人,而不是你与弟弟母子三人!语病,得改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击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