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溪网-巫溪论坛

如何注册? 如何更改密码? 如何发图片?图片太大怎么办? 如何发视频? 如何分享帖子? 用户等级、积分规则及勋章说明? 如何使用马甲? 如何取消发帖同步QQ空间?
飞洋华府
棚户区
公共服务
正和建材 天气预报

[心情故事] 村风话雨选段(二) 八爷往事

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分享到:
发表于 2020-10-16 15:10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巫溪论坛。

点击注册 已有账号?点击登录 或者 用QQ帐号登录

x
  八爷从我身边路过时,我正跟几个同学在村小外的公路上骑猪,猪是猪贩子从乡里收购来的,在此地集中,最后上车拉走。八爷全身散发着一股恶臭,许是很久没洗澡的缘故,他自己估计闻不到,也可能闻习惯了。不过那也是好多年以前的事情了罢。

  至于为什么叫他八爷,父亲说是一种尊称,或许那时候小,也不知道尊称为何物,更不理解这个脏老头有何值得尊敬。直到后来很久,再也没见过八爷,才听人说他死了,埋在哪个荒野坡坡,反正是没有风光大葬,没有风水先生看地,随便挖个坑,把他扔下去,踏平、堆个小土堆便是。

  那天我回家了。六月的天很蓝,大地很绿,如果不是炎热,这将是赏景的好时节。昨天下午去山寨耍,本是想寻觅回不去的童年,记得小时候去是一路人,而现在去却是一个人。儿时的路俨然已找不到痕迹,皮鞋踩在挖土机的轨迹上,一切都充满了现代化,于是那些零碎的记忆便更加模糊了。但我依旧再一次重逢了童年的景色,那树、那山、那湖还在,虽然斑驳得只剩下一些影子。

  半山腰有个老妇在割草,虽说不认识,但在荒郊野岭碰到也是缘分,她笑着跟我打招呼,我问她割这些茅草做什么,她说等晒干了背回去发火,顺便把八爷的坟扒拉出来,都被草淹没完了。

  “八爷!”这个久违多年的名字,突然在我心里荡起涟漪。走到那个土堆前,看着这荒凉的坟墓,八爷就静静地沉睡在那里,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,点了一支烟插在他坟前,记忆中八爷是抽烟的,扛一根长烟杆,抽的是旱烟。我突然感觉八爷一辈子都在孤独,连死了也这么孤独,而他,是最害怕孤独的。

  小时候总碰见八爷,他喜欢去赶集,穿着一身的确良衣服,把裤脚笼在袜子里,踏着一双解放鞋。他不喜欢杵拐杖,即便步履蹒跚也要努力挺直腰杆,他需要花常人两倍的时间去集上,然后买些吃食,一路上碰见别人家的小孩便每人分一些,然后摸摸人家的头,到了家里便没了。我小时候问父亲,八爷为什么如此慷慨,父亲说是他喜欢小孩的缘故。多少年来,我对八爷爱抚摸小孩头的行为,一直不太理解。

  其实传闻八爷是有儿子的,独生子,不过死了,死得还早。八爷年轻的时候是个军人,听人说是抗美援朝回来的。胜利后,回来娶了同乡的女子,女子难产大出血走了,八爷就一个人带着儿子过活。

  八爷的儿子跟我父亲差不多大,要是尚在人世,也是年过半百之人。听老一辈人说八爷的儿子是跟人去河里洗澡淹死的,但儿时常听八爷自己说,儿子是他害死的。当时八爷从河里捞起来三个小孩,他抓起其中两个,倒背起就往山里跑,等他回来时,他儿子已经死了。人们说八爷“心肠硬”,他没有为儿子的死流一滴泪,人前人后依然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  别人说八爷冷血,可其实八爷最多情。八爷的女人死前担心以后孩子被后娘嫌,于是八爷为了对女人的承诺宁愿不再娶。后来儿子走了,别人劝八爷再找个女人,八爷说怕有了孩子就忘了死去的儿子。于是他把所有的爱,给了两个死去的人,一个亡妻,一个亡子,一辈子都未曾改变。

  八爷把这份爱一直潜藏在心里,年轻的时候他压制着这股思念,但到了晚年,却已经克制不住自己的情感,或许是“人老还小”的缘故罢。

  我认识八爷的时候,他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。那时候他已经有些老年痴呆,时好时坏。他犯病的时候会跟几个老人在一边聊天,把自己身上的伤疤露出来给人家看,诉说自己的丰功伟绩。有时候又会抱着别人家的孩子哭,非说那是他的儿子,把人家吓得直哆嗦,但他不会伤害孩子,只是不停地亲人家脸蛋。

  八爷喜欢所有孩子,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,只要碰见了,他总要摸摸人家头、捏捏人家脸,似乎成了他的生活习惯。八爷每个月能从国家领取一些钱,他的钱都用来买零食分给他碰见的孩子。他总是笑呵呵地看着孩子们吃完,然后才心满意足的回去。

  我最后一次碰见八爷是在村小骑猪那次,八爷提着一个篮子,篮子里放了一个输液的玻璃瓶。那一次他杵着竹棍,一个人往镇上走,我们管他要糖吃,八爷说没糖了,酒也没了,要去镇上找儿子给他打酒。原来八爷又犯病了,他只有犯病了才会到处找儿子。

  八爷终究是没去成,他气喘吁吁地坐在马路边的石头上,慢条斯理地把裤脚捞起来,然后掐了一根棍子,戳破臃肿的小腿,让里面的脓水流出来,那就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八爷。许是九六年还是九七年,我到底还是记不清了。

  二十多年过去了,八爷的坟头长满了茅草,他已被人遗忘,或许也只有这不知名的老妇,还记得八爷曾经来过。

  我儿时吃了他不少糖,却没有对他说过一声谢谢,如今就给他点一支香烟,静坐在八爷坟前,陪他看一次夕阳。
——折花郎原创作品
front2_0_Fnlf-9fg2VOF9juLH8zKooviWnzC.1602832214.png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0-10-16 23:16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专门加上原创几个字?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击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