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溪网-巫溪论坛

如何注册? 如何更改密码? 如何发图片?图片太大怎么办? 如何发视频? 如何分享帖子? 用户等级、积分规则及勋章说明? 如何使用马甲? 如何取消发帖同步QQ空间?
飞洋华府
海成
棚户区
公共服务
正和建材 天气预报

[人在他乡] 母亲的电话

  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分享到:
发表于 2021-1-11 21:16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巫溪论坛。

点击注册 已有账号?点击登录 或者 用QQ帐号登录

x
  终究是到年底了。也许,我是期待过年的,毕竟是可以与家人团聚了。但我又是怕过年的,只觉得这时间啊,它有些太快,一年似乎是弹指一挥间。

  弟弟昨夜打来电话,他和弟媳已经回去多天了罢。母亲特意去办了生活,家里总到了吃好的时,她便又想起我。母亲不忍吃下去,说大儿子还在天寒地冻的外地工作,心头不是滋味,她终究是没有动筷子,说吃不下。弟弟打来电话自然是让我安慰她,于是乎我喊他把电话给了母亲。母亲开口就哽咽起来:“大娃,妈做的都是你最爱吃的……”言罢她便不再说话,我知道她定然是心里难受,已经说不出来话了。或许在别人家里这并不是什么大事,但在我母亲心里这便是大事。弟弟已经成家立业了,我却依然让她操心,如今一家人都团圆了,乃至于姨妈、姑姑、舅舅家的表哥、表姐都回去了,一大家人唯有我归期末定,母亲想来自然有些伤感罢。

  从小到大,母亲都知道我的喜好。弟弟不如我挑嘴,所以多年来,家里的饭食都照着我的口味做,想来我也是难为母亲了。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子,多年来竟不知道母亲喜欢吃什么,绝对不是她所说的,我的喜好便是她的喜好。我只知道母亲不喜欢吃鸡蛋,她喜欢吃蛋壳里刮下来的蛋白,不然在我小时候,她每天早上只给父亲还有我和弟弟煮鸡蛋呢?而她自己却从来不吃呢?所以她定然是“不喜欢”吃鸡蛋的。然,每次我和弟弟剥的鸡蛋壳里有些蛋白,她在收拾饭桌的时候,又偷偷刮下来吃了,想来她是“喜欢”吃附着在蛋壳的那一层蛋白吧。

  母亲的爱好,我知之甚少,但她不喜欢的我却知道很多。她以前是“不喜欢”吃肉的,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好,十天半月吃不上一顿肉,每每家里做了肉食,母亲总端着饭碗看我和弟弟吃,她会给下苦力的父亲夹上两筷子,剩余的都是我和弟弟均分。我以为我们吃剩下的母亲会吃了,但她却不会,小心翼翼的收起来,第二顿热好了又拿出来给我和弟弟吃。唯有掉到地上的,母亲才会拿去锑锅的热水里洗一洗,然后吃掉。想来,母亲是吃得“清淡”吧。

  母亲后来又接过电话,有些无理取闹的对我说:“我听他们说过几天就回不来了,我不管你忙不忙,你赶快点给我回来……”我本来是想笑话母亲的不理智,却终究是鼻子一酸,披了件衣服出了门,或许是心里有些情绪,又有些难过。

  在他乡谋生的人很多,像我这般的人又何止千万。但我终归是幸福的,因为母亲在家就还在,虽然隔着千山万水,但就在那千山万水的尽头处,有一双等待我归去的眼睛,春夏秋冬的期盼着、牵挂着。我能风尘仆仆地赶回去,能够马上吃上热腾腾的饭菜,能够亲热的喊一声: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虽然迟一些,但终究是有个盼头。我不敢想象有一天,父母不在了,我再回到那个充满童年欢声笑语的地方,不能说一句话,不能喊一声“妈”,没有热情的欢迎,没有依依不舍的送别,我怕那老门老窗布满蛛网,我怕那庭院森森杂草丛生,我怕去寻觅岁月风化的痕迹。想来我是个自私的人,我的灵魂并不有趣,在全国倡导尽量不返乡过年的号召下,还想着如何回去。

  电话里母亲哭了。记忆中的她是不会哭的,她是个要强的人。我八岁那年爬树摔断了腿,父亲在很远的人家里抬石头,母亲找来背带背着我去几公里外的土医生那里复位,那天下着泼瓢大雨,途中她摔了好几次,裤子摔地上磨破了,额头碰到石头上流血了,而她却生怕摔疼了我,倒下去那一瞬间,母亲努力的让我压在她上面,那一次回来,她在床上躺了好几天,但母亲从未流过一滴泪。

  母亲也是个“狠心”的人。儿时,家里的东西我和弟弟是不能随便吃的,得经过她的同意和允许,更不能偷吃。若被她发现,定然是要抓来用绣花针刺嘴巴,虽然她是真刺,但绣花针她全捏在手指里,就用针尖触碰我们的嘴巴,疼而不出血,想来母亲也是煞费苦心。而恰恰是她的这些“狠心”,我和弟弟终生受益。

  母亲又是“溺爱”我们的。我五年级便在离家数公里外的小学住校,因为家里拮据,父亲只允许每个礼拜带十斤大米,十斤红苕。母亲知道我不爱吃红苕,便背着父亲给我多装米,少装红苕,若是被父亲发现,她又是会被责骂的。父亲一个礼拜给我三块钱打菜,母亲则把她卖菜偷偷攒下来的钱给我添两块,这种事都是瞒着父亲、母子俩在门背后偷偷叽叽咕咕的进行。

  其实我从来都没埋怨过我的父亲,即便有一次他提着半袋红苕追了我二里地,把母亲多给我的米追了回去,即便我当时委屈地背着背头边跑边哭,即便我当时恨他得牙痒痒,到头来,我始终是理解了他的不容易,毕竟一大家人都指望着他抬石头挣的那点钱生活。那时候在乡下做抬夫的人,几乎是没有什么手艺的,唯一能够养家糊口的便是那一身蛮力。到了高中的时候,我越来越不敢乱花他给我的生活费,那一张张纸币上都是他的汗水,全是他在一声又一声“号子”里抬来的。记得父亲开始做抬夫那年三十一岁,倒是与我如今一般大小。村里人都说我像他年轻时候的样子,于是我有时候就对着镜子端详,试着回忆起父亲年轻时候的样子,毕竟当年那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已经风烛残年了。

  原来,我以为只要努力,自己终究能够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。但我恰恰没有想到,“无奈”这个词有多无奈。母亲常对我和弟弟说:我把你们养大了,你们就跑了。你们是我的儿啊,我想见你们一面怎么就那么难?当时只觉得她是在说笑,如今细细想来,这句话包含了多少心酸和无奈。

  昨夜在外面走了很远,远到了郊区外的乡村,乡村里的灯火,像极了我家。归来的途中万般感慨,于是发了个圈,友人给我留言,说我是孩子心性,或许,我终究是孩子,在父母眼里。
冬月廿八
front2_0_FiNG3MVdrH_-tEkpxpJEuVKzAW8M.1610371013.png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1-1-12 07:20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父母爱的深沉,爱的无私。我们一直都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宝贝,放在心里最深位置的人。日复一日,我们长大了,他们却老了。小时候的梦想是长大后要顶天立地,后来长大了发现生活无能为力,现实残酷无比。人生实属不易。此言只代表个人观点,不喜勿喷。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1-1-12 05:31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,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!不论你是何种心理写下来,但你是个懂得感恩的人!一起努力吧!远方的你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1-1-11 21:37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是多打点视频看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1-1-11 21:36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是多打点视频看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1-1-11 21:37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是多打点视频看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1-1-11 21:41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在妈妈眼里你一直都是个孩子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1-1-11 21:51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伟大的母亲,孝顺的儿子,值得点赞!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21-1-11 21:52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伟大的母亲,孝顺的儿子,值得点赞!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击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