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溪网-巫溪论坛

如何注册? 如何更改密码? 如何发图片?图片太大怎么办? 如何发视频? 如何分享帖子? 用户等级、积分规则及勋章说明? 如何使用马甲? 如何取消发帖同步QQ空间?
飞洋华府
棚户区
相亲
公共服务
正和建材 天气预报

[心情故事] 【归晚】第十三章:陈韶丰

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分享到:
发表于 2021-4-20 19:30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巫溪论坛。

点击注册 已有账号?点击登录 或者 用QQ帐号登录

x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第十三章:陈韶丰



“带带..带了,都在我我包包包包里”

“那李李李李哥你是不不是要等”

“等等等..你老婆睡睡睡了才能出出来来来来啊”

“哦,那今晚不不不会会..会有内内内鬼了吧,哈哈哈哈...

树底下有个傻B翘着腿坐在摩托车上打电话。

我不介意人家打电话,但关键他一说话就卡壳,卡得我心里揪得难受!不过他笑起来倒是很顺滑,就是有点震耳欲聋,我真佩服电话那头的人,是真的佩服!

唉,本来想趁着还有点时间再躺一会儿的,谁承想遇上这么个二货。他这是不把话费给败光了心不甘啊,

“没没..没关系的,我我话费还还有几几..几百块块钱...”

可以,可以的!看来真得想个办法把他给弄走才行,不然这样下去真没完没了了。

我干脆嗖的一声落在他身后,然后拍拍他的肩膀,等他举着手机傻兮兮地回过头,我直接一拳头揍过去,然后他..他估计会抱着我的腿大喊有有有人人人打打打我我...不行,这样会把人都给招来。

我又探头往下看了一眼。这小子个头跟我差不多,跟我一样戴着黑帽穿着黑衣黑裤,跟我一样都背着个黑色的包包,不过我挎的是腰包,而他背的是大包。刚才听他在电话里讲的内容,又是念咒,又是木剑的,我感觉他应该是准备去盗墓之类的。

不过我觉得,他这么大的嗓门,根本不需要什么道具吧,直接就能把鬼给吓死了。

要不..制造点动静吓吓他?可这树上好像也没什么可以往下扔的。得再想想,盗墓人最怕什么来着,什么来着..粽子!对,就是僵尸。

我忽然想起了小时候用扑克牌剪成僵尸牙套在嘴里吓人的经历。我包里正好有名片和刀子,如果我刻一个僵尸牙放在嘴里,然后用手机照着下巴,再扣点树皮砸他,等他抬头一看,肯定吓得拔腿就跑。哈哈~

就是不知道几分钟以后会不会来一大帮人围观我。这风险太大,也不行...公安!对,肯定怕公安,这种恐惧我太了解了。

我随即从包里掏出纸跟笔,想了想,写上了一句“你已被警方锁定”,然后捏成一团瞄准他的车头扔了下去。

他立马就发现了,一边环顾着周围,一边俯身从地上捡起纸团。

他肯定不知道人在树上,正探出半个脑袋盯着他。我想到他一把挂掉电话,然后骑上他的那辆小摩托逃命的样子,赶紧又捂紧了嘴巴,就怕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可我特么万万没想到他看了纸条居然毫不动容,捏成团直接就扔到了旁边的草丛里,然后换了个姿势继续打他的电话!

我靠,现在的盗墓贼都这么硬核了么??

我转过身躺回到树干上,把手机抱在怀里看了一眼,已经九点多了,他如果还一直杵在这里,我今晚的计划就得泡汤。其实我可以等到明晚再行动,但我真的不想再忍受这种前途渺茫的煎熬,哪怕一天!

我无奈地捏着额头...有办法了!

我从包里找出了上回踩点的时候记下的那个保安室的电话,探头看了底下一眼,把脸裹到外套里给保安室拨了过去,装作惺忪的语气,

“保安...你们..能不能管管公路上的那个傻B...辣么吵..还让不让人..睡觉了..”

“好的,您放心,我们这就过去看看”

很快的,公路那头便亮起了手电筒的光。小样儿,跟我玩!




煎熬了好久,伴随着车如其人的摩托车的远离,那个二货终于是走了,保安也都回去了。我赶紧又将手机抱在怀里看了一眼,正好十点。还有二十分钟的准备时间,我得赶紧复盘一下计划。

首先,这是一栋三层的联排别墅,别墅面向公路的这一面与公路之间隔着一条小路,小路的入口在别墅的左边大约五十米处,目标将从那里拐进来,顺着小路一直开到别墅跟前,然后再左拐才能抵达车库门前,因为这个拐角比较窄,两边都有石墩子,所以目标通常会在这里下车,习惯性地走到车头看一眼。

而这个拐角正好处于两个路灯间的暗处,加上路边树木的遮挡,光线对我非常有利,我会藏在拐角左边的绿化带后面,在她转身上车的时候,我悄悄跟过去把她打晕。整个窗口大概只有两到三秒钟的时间,假设我没能抓住,那么我就得避开她的后视镜,然后与车保持同步进入车库。

让我把时间再倒回来一点点,假设在目标刚好拐进小路的时候,两边的保安同时也开始巡逻,那我要么选择放弃,要么就得赶紧躲到小回廊里,再趁机溜进车库。实际上绿化带距离车库和小回廊都不远,一个箭步就能冲过去,但问题是过程中完全没有遮挡物,在这种情况下,稍有不慎便会被保安看见。唉一想到这个我就很烦,那些保安是真闲得蛋疼,这公路边上有什么好巡的!

其实最令我担心的,是当我藏到小回廊时,目标的老公正好从后门出来帮她停车,那我将会完全失去进退的余地,估计只能装成傻子才能尴尬地脱身。我扒开树梢看了一眼,现在三楼那屋的灯还亮着。

唉,其实再怎么精算,很多情况始终是我无法预见的,只能祈祷一切顺利!

我看了看时间,将手机关机放回包里,从树上爬了下来。背靠着树点了根烟,“嘶....呼........”




“咿 咿...”(虫叫声)

夜曲,这是艳艳口中那些蛐蛐的歌声。

突然好想她!好怀念那年的夜晚,快乐,甜蜜、幸福,充满希望,而此刻蹲在草丛边上的自己只剩下悲哀。

不知道她这会儿上着班是开心还是苦恼,不知道她的同事会不会欺负她,不知道她有没有给我打电话,而我却关机了。真的好想她,止不住的去想,想到再不能喊她宝贝,想到再不能伴她终老,不能再一起看海,一起听蛐蛐,就很心碎。

其实我一直也不确定那是不是蛐蛐在叫。我把耳朵贴近草丛,听得越来越大声,不过它好像不在这儿。

我顺着声源缓缓挪动着身体,感觉虫子离我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...突然间一道强光照进了眼角!我认识这道光,那是目标的车大灯,我赶紧往回躲了起来,心跳骤然加速。

我开始调整着自己的位置,随着车子的靠近而不断地挪动隐藏。我不停地在说服自己只是蹲在路边乘凉,反正这是公共场所,可全身依旧紧绷,眼眶依旧发烫,这感觉太糟糕了。

身后传来了车库门抬起的声音,我回头看了一眼,并没有发现目标她老公下楼的信号。很快,她的车子便缓缓停在了拐角处,隔着草丛我能看到车里方向盘所散发出来的霓虹,那令我心跳再次加速。

紧接着车门打开了,她下车了,感觉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!我赶紧探头看了一眼,她正往车头走去。

我悄悄挪到绿化带边缘,离她很近,近到能闻着她身上那股高雅的香水味儿,犯罪的欲望瞬间被她激起,不是性欲,无关金钱,而是一种想要去践踏底线的很原始的欲望。我说不清那种感觉,我像是进入了另一个状态,不再紧张,不再害怕,伴随着她的转身我从容地站了起来,可就在我准备要冲过去之际,却突然看到不远处亮起了手电筒,赶紧又缩了回来。

紧张重新扩散至我的全身,脑子里一片混乱,我扭头看着身后摇晃的手电筒,又探头看着身前摇晃的手电筒...

“叩”(车门声)

完了,车子要开动了,一旦她调整车头照亮别墅,而保安们也越靠越近,那我就真没机会了!于是我俯着身快速冲到回廊边上翻了过去,然后藏在栏板后面惶惶苦等着那色盅的掀开,心跳极快,感觉要跳出来了!直到,

“左边,哎对了,再过来点儿,对对..”(说话声)

“呼...”,他们应该是没看见了。

只是车库里的情形我不太了解,风险要比外面高很多。妈的,我特么这辈子从来都没有这么地讨厌过保安!

我悄悄挪到回廊边缘,看到车库里的一角被照得越来越亮,随后车头出现了,很快半个车身都钻了进去。我探头瞄了一眼保安,他们已经转身继续巡逻了。

我沿着墙壁摸到车库门边,探头往里瞄了一眼,她应该还没下车,车灯也没熄,把整个车库照得通亮。我必须等她下车的时候才能过去,否则极有可能会出现在她的后视镜...不对,车库门要关上了!!

我照着电视里演的那样,往地上一个小跟头就翻了过去,准备藏到她的车屁股却不小心翻过了头,差点没撞上墙边的货架,赶紧又往回挪了挪,张圆了嘴巴轻轻地“呼.....”

紧接着车灯就熄了。不过车库里的光线依旧明亮,我悄悄挪到车的左屁股,但不敢探头去看,其实也不用看,因为车身晃动就是她下车的信号。不过我好像听见了什么动静...

“夫人您回来啦”

“嗯,帮我把车尾箱里的东西搬出来”

随后车尾门就升了起来。完了完了!怎么办!!脚步声越来越近了...




“这箱子里是花瓶,你小心点啊”

“放心吧夫人,我知道的,要不您先上楼吧,我来就行啦”

“小梅啊,先生..今晚有没有出过门”

“没有,先生一直在家里看电视...

我躺在车底,闻着那股炙热的烧灼味儿,听着两个女人搬箱倒柜家长里短,心里憋屈得很难受。今晚的行动又失败了,就在几分钟前,现实再次接过了想象的棒子,要继续领着我感受人间疾苦。

我现在已经没有一丝的紧张,也不担心她们会不会发现我,我只担心一会儿该怎么出去。并不是怎么走出去,而是走出去之后该如何面对现实。

我不知道我躺了多久,不知道人什么时候走的,也记不得灯几时关上,一直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躺着。心里谈不上很绝望,这种事儿本来不确定性就很大,失败也在预料之中。也谈不上什么受挫,其实来之前挺担心自己会像上回那样不敢动手,起码这回责任不完全在我。

我伸手进包里将手机开机,等了几分钟,拿到脸上看了一眼,并没有未读短信。这会儿已经1点多了,艳艳应该睡了吧。真的好想她!很想很想!

我从车底爬了出来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抬头看了一圈,并未发现红点,没有夜视摄像头。

我走到车库内门,借着窗外照进来的光线,看到那中空的客厅里简直丧心病狂的豪华装饰,顿时自觉格格不入,也很后悔没能把她绑到。

哎对了,我干脆找找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?对!找着一两件古董或首饰之类的,搞不好还能发笔小财!

嘿嘿,紧张的感觉又回来了!




可我悄悄逛了一圈,一楼好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。总不能把电视机给扛走吧?

我走到楼梯跟前,抬头看了一眼,又回头看了看客厅。那个保姆极有可能住在一楼,二楼不知道什么情况,而三楼应该是目标跟她老公起居的地方。

我沿着楼梯走了上去。

二楼被客厅占去了大半,目前只看到两个门,感觉都不像是卫生间,我不知道里面住着谁。

接着我来到三楼,站在楼梯口往里头瞄了几眼,窗外透进来的光线很足,能清晰地看见客厅里的角落。确认没人后,我沿着墙壁悄悄摸了进去。

闻着小厅里那股难以形容的清香,踩着脚下软绵绵的的木质地板,经过了落地窗台,我来到角落的一个雕花立柜,透过玻璃我看到好几个格子存放的都是书籍跟文件。立柜的右边是一扇门,我感觉里面应该是卧室。

我继续往小厅里搜寻,来到一张米色的沙发旁,俯身在茶几上找了又找,除了几个遥控器,一个还残留着小半管红酒的弧型醒酒器,两个红酒杯,一串钥匙以及一些杂物,并没有发现什么值钱的东西,心里顿时凉了半截。

这小厅看上去很豪华,可实际上真找不出哪样能带走的值钱的东西,看来得进房间才行!

我看了一圈,除了刚才那个卧室,另外还有两个门,我应该进去找找,万一...比如卫生间里,女人洗完澡忘了拿的首饰?比如书房里,那个胖子存放在抽屉里的一块块劳力士手表...想想就激动!

于是我来到一扇底下放着块脚垫的门前,轻轻推开,果然一股浓烈的沐浴露的味道扑鼻而来,我赶紧钻了进去关上了门。一打开灯,哇~这卫生间比我那客厅还大,窗户边上还有个大浴缸。

我走到洗手台边,然而上面并没有想象中的首饰,倒是扒着一件女人的睡裙,黑色的,蕾丝边的,貌似还散发着女人的那个味道。我有些莫名的冲动想将它拿起来闻一闻,可手刚伸过去,才发现自己戴着手套,我打算把鼻子凑过去...但还是算了,这太猥琐了!

接着我打开洗手台的抽屉,打开墙壁上的柜子,除了瓶瓶罐罐,好像都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。我又走到马桶边上看了看那个水桶,走到浴缸前拉开帘子,突然间...

“呲 呲 呲...”

好像有人要进来!!吓得我直接就躺进了浴缸里。先是听到开门的声音,急促的拖鞋,接着就是马桶开盖,然后伴随着女人的一声嗯,嘘声先至,尿味后来。

我瞬间感到一阵极其强烈的刺激,血液貌似都涌上了脑袋。我忍不住探出头来,扒开薄薄的帘纱,看到那女人单手托腮坐在马桶上,另一只手将白色的裙摆捧在小腹,正闭着眼睛享受排泄的畅快,那白皙的臀部,褪到膝盖的粉色内裤,膝盖处还泛着红晕,我简直要疯了。

好在她只是小便,很快就关灯走了出去。不然天晓得会发生什么事儿...




过了许久我才从浴缸里爬出来,走到门口瞄了几眼又回到了小厅。

接下来就是书房了,我都不乞求什么劳力士,能随便给点儿就行!我走了过去。

我轻轻拉开房门,又是一阵扑鼻的香味儿,那个死胖子还挺有福气的,娶了这么个讲究的媳妇儿。顺着门口的通道看去,只能隐约看见一个柜子,还有半张窗户。我轻手轻脚地摸了过去...

卧槽!搞错了,这才是卧室!!因为房间的里头摆着一张大床,床上躺着..两个人!我的心差点又跳了出来,下意识地就想往回走,可刚转身又一想,其实卧室应该更有机会,于是我硬着头皮要将冒险进行到底!

我蹲下身,轻轻地摸了过去。摸到床尾探出脑袋看了一眼,那两人正酣睡中。我低下头继续潜行,绕过大床来到了一个柜子旁,看到柜子上放着个瓶子,立马就想起了刚才在车底听到的那些话,感觉这个瓶子应该是个好东西,可就在我刚刚起身之际,房间突然就亮了起来!

吓得我立马回过头,只见那个胖子正手搭在台灯上,直勾勾地盯着我,“你谁呀!!”

我一下子懵圈了,不知道脑抽了还是怎么的,直接给回了一句,“爸,我进来拿点东西”

然后抱起瓶子拔腿就跑!我完全忘记了什么是害怕,只知道拼命地跑,刚跑到楼梯口,身后就传来了大喊捉贼的叫唤,我感觉我要完了,可一边跑一边还忍不住地想笑。

我飞快地冲下楼梯,就在快要冲到大门之时脑袋突然一震,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保姆撞在了一起,那一刻的时间仿佛放慢了,眼前的保姆,不,是小羊,她的身体正慢慢倾斜,双手正缓缓甩向头顶,嘴巴徐徐张开,眼睛渐渐闭上,那被抛入空中的水杯洒落出来的水花在我眼前散开,像漂浮在太空中那般的寂静...

“啪嚓!”

伴随着那个瓶子的一声惨叫,时间的流速又回归了正常,我一个箭步冲到大门,迅速摸索着开门跑了出来。

“咿 咿...”(虫叫声)

屋外的空气格外清新,我装作无事,快步走向西边的出口。途经一处花坛,有几个保安正在那里抽烟闲聊,我拉低帽檐,低头走了过去,

“哎,那小子不是今晚在路边打电话的那个么”

“好像是他,他怎么进来了,那个谁,你站住!”

“抓贼啊!!保安快把他拦下!快拦住他...

我顿时感到不妙,立马撒腿又跑!身后的那帮保安一边用对讲机喊着,一边拼命地追我,我看到出口处有几个保安也做好了拦截的架势,无奈之下只好又迂回到了花园里,可花园的里边貌似也有几根手电筒摇晃着向我奔来,我特么都怀疑人生了,怎么那么多保安!!

身后的保安离我越来越近,我一个下蹲急刹,赶紧又调头往出口跑去,而出口处的那几个保安也正向我冲来,快要交会之际,我向右做了个假动作,被一个保安拽住了手臂,我用力一甩将他摆脱。

眼前再无保安,我跨过门闸,拼命地逃向公路。

可身后的保安貌似比我还要拼命,也许他们是正义的一方,也许是受过训练,感觉总是几乎就差一毫便能将我抓住。我拼命地跑过公路,跑向那个路口,再跑进泥路,一路拼命狂奔,而身后的保安依旧穷追不舍。

我纵身一跃跳进小河,被河床底下的一根硬物直接刺穿了小腿...

(更新十来章了,可一直都是互动寥寥,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几个朋友爱看,所以暂时先停更了哈,想看的就直接在微信里搜我的作者名“逍遥吹水”,那边会一直更新的)

front1_0_Fv27LMZk4zOS5vWlqfIyelpFILU-.1618918241.jpg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击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