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溪网-巫溪论坛

如何注册? 如何更改密码? 如何发图片?图片太大怎么办? 如何发视频? 如何分享帖子? 用户等级、积分规则及勋章说明? 如何使用马甲? 如何取消发帖同步QQ空间?
飞洋华府
棚户区
相亲
公共服务
正和建材 天气预报

[心情故事] 灵异录

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分享到:
发表于 2021-4-30 17:24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巫溪论坛。

点击注册 已有账号?点击登录 或者 用QQ帐号登录

x
  我生长于川东一个偏远山村,我们家在当地是个大家族,祖上是湖广填四川移民过去的。始祖叫正泰公,他生了四个儿子,取名永文、永武、永权、永恒,下排字辈为永、远、洪、大、世、德、琢、仁、英、杰、群、动、光、耀、华、邦等,传到我这辈已经是华字辈了。正泰公的四个儿子各有所学,永文系就读书考取功名报效朝廷,永武系就习武惩恶扬善保家卫国,永权系修的是药王宝救死扶伤,而我是永恒系,祖上学的是巫术道法,做的是画符请神驱鬼降妖的巫师。听爷爷讲,我曾祖父那是十里八村闻名的大“端公”,可传到我爷爷这辈,他却只学了个半吊子,后来遇上后来打倒牛鬼蛇神,因此还差点还送了老命。

  先说说我爷吧,我爷叫泰光圆,生于清宣统二年,也就是公元一九一零年,我父亲是他五十五岁老来得子,当然了,我奶比我爷小十岁。我是一九八九年生,所以我记事的时候,爷爷已经八十多岁高龄了。正如前面所言,我父亲是文革时期出生的,因此他没有学到爷爷任何手段,爷更不愿意教他,唯恐引来祸事,这也是我父亲一辈子平平庸庸的原因之一吧。

  爷说我家有四合大院木楼宅子,相传还是高祖去京城做蜀锦生意回来,按照北京的样式建的。祖上还有百多亩水田,传到高祖那辈时已所剩无几,到我爷这辈便是全丢了,至于是如何丢的,了解历史的人肯定会明白,丢在上世纪五十年代。现在的村南有我泰家祖坟二十八座,村北有二十三座,村东二十二座,村西三十二座,村中以前还有泰家大祠堂,供奉着历代先祖,不过啥时候没有了,我反正没见到过。爷说从文家湾的八百二水田到恒家大丘,从武家口到权地垭方圆十几里几乎都是我们家的祖产,不然祖坟也占不了那么多地。而东南西北埋的是文武权恒四个支的先祖,不过后来有些败家子高祖典当了田契地契,所以从高祖辈开始便不在葬入祖坟地了。而我家的老宅是一直保留下来的,爷说曾祖父没有兄弟,而他自己虽是五兄弟,可三个当了川军,出川抗日死了,还有一个弟弟饿死了,所以曾祖父就剩我爷一个儿子继承了祖宅。那年爷爷奶奶被人从大宅子里撵了出来,还被抓去挨了批斗,交出了祖宅和田地,房屋也被村里的欧王刘肖四家人瓜分了。而我们家就在旁边不远处盖了土坯房。

  王家分到的是东边房,其实那是最不好的,也是最邪门的几间屋子,听爷说以前他住的时候从不进那几间屋,曾祖父曾经用黄纸条把它封了起来,封条就贴在屋顶正梁上,只是王家搬进去的时候并不知道那东西,也未将它撕了去,所以几十年倒也相安无事。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,农村开始兴建砖瓦房。旁边的祖宅里已经搬出去三家人了,王家用便宜的价格买了肖家那几间房子,而欧家和刘家的都拆了,因为那些木料全是刷了桐油的柏木大料,他们拆去做新房的梁,自然是再好不过。肖家那几间房是坐南朝北,王家人买下后自然便搬了进去,而东边的房子他们便迫不及待地拆了,在那盖了一层砖瓦平房,想着给大儿子说个媳妇。王家把木料拆下来就摆在院里风吹日晒,后来我家盖房子差木料,父亲就商量买了他们家拆下来的大料,想来也是极为可悲的,自己祖上的东西,还要自己掏钱去买。

  那年我七岁,某一天父亲请了几个人去王家抬木料,木料抬回来放在土地坝中,我爷坐在门口抽烟,他一眼便瞧见了贴在大梁上面的符咒,爷杵着棍子走过去盯着看了很久,然后嘴里咕哝了些话,最后撕了那张符,又喊我奶去弄了一碗白糖水泼在上面,当时白糖可金贵了,我们化水喝都是用糖精,看着爷爷用白糖水泼烂木头,心里特别不高兴,所以那件事记得特别清楚。

  自从王家拆了东房后,他们家就开始不太平了。头年是老王头从木楼上摔下来,摔断了脊椎骨瘫痪在床,紧接着他家的大儿子因三十多岁还娶不到媳妇疯了,第二年老王头又因为在床上烤火引燃了被褥烧死了。老王婆也觉得蹊跷,于是给我爷买了两斤旱烟叶,让他去瞅瞅,想来我爷虽是个半吊子,然还是有些威望。不知道爷是为了那两斤烟叶还是别样,他还真杵着棍子过去了,当时为了蹭顿肉吃,我拉着四岁的弟弟同去的。爷爷一进门就开玩笑说道:我有四十多年没进来过了!说完便不作声,然后在屋里一会儿摸摸门框,一会儿摸摸窗棂,最后坐在椅子上摸出烟杆啪嗒起来。爷正准备说什么,突然从房梁上掉下来一条大花蛇,蛇落在他脚跟儿前,那蛇是我们当地的家蛇,叫菜花蛇,有的人也叫压梁蛇,无毒。一般家蛇是没人抓的,据说抓了它不吉利,当时我和弟弟吓坏了,跑到地坝远远看着。爷一直不说话,起身抓着棍子就喊我和弟弟回去,回到家,他把那两斤烟叶拿了出来,喊我拿去还了老王婆,我爷回来没多久便大病一场,差点就去了。

  第二年,老王婆的小儿子考上了大学去了成都,那个院里就剩她一个人了。渐渐的我发现老王婆有些怪异,她总是做出一些难以置信的事情。有一回中午,我们家正在吃午饭,老王婆跑到屋后的山坡上大喊肖长红,喊她回来吃饭,而这个肖长红早在两年前便得病去世了,她大白天的喊一个死人回来吃饭,让人特别惊悚,头皮发麻。也就是从那以后,我母亲严禁我和弟弟去老王婆院里耍,也不允许我和老王婆说话。可老王婆家门口种着许多果木树,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水果挂在树上,虽然她总是拴条狗在树下,但我总有办法弄到吃的,比如偷偷把她家的猪给放了,然后帮她追回去,老王婆自然便会几个桃子啊,或是梨子给我们,所以我和弟弟特别喜欢去,母亲不让,我们就背着她偷偷去。

  直到有一天我再也不敢去了。那是九七年的五一节前后,有一天我放学回来在小路上走着,边走边望老王婆家那黄灿灿的枇杷,心里盘算着如何弄几个尝尝。突然就看见老王婆坐在门槛上向我挥着手,正准备改道而去,又发现母亲站在地坝叉着腰望着我,于是只能灰溜溜地回去了。回家没吃母亲留在锑锅里的饭菜,拿出作业就认真做起来,等到母亲扛着锄头走了,我便朝着老王婆家飞奔而去,幻想着枇杷汁液横流的场面。弟弟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哭,于是只能拉着他一同前去。

  来到老王婆院里,门槛上已经不见她,大木门半掩着,里面有响动声,心想老王婆肯定在家。于是我如同做贼一般轻脚轻手地走到门口,然后拉着弟弟蹲下,再透过门缝往里面看。那一幕至今难忘!只见老王婆跪在堂屋中间,身上穿着死人的长衫寿衣,头顶平时裹的毛巾丢在边上,花白的头发被她抓得乱七八糟,她正面朝我的方向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,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笑,嘴里露出几颗松动的老黄牙。我那天真的弟弟问我:四,她在干啥子哟。我当时也不知道老王婆在干什么,只觉得特别诡异,特别害怕,拉着弟弟就往家里跑。可两腿就像不听使唤一样,平常跑得特别快的我,却怎么也跑不动,突然又听见老王婆把木门拉响的声音,于是吓得我大哭起来,一边跑一边哭喊我母亲,更不敢回头看。

  母亲回来我给她讲了这个事,她什么也不说,倒是将我和弟弟打了一顿,说以后再过去就把腿掰断,其实不用她说,我心里早已发了一万个毒誓不去了。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只要我每天放学回来,老王婆都会坐在门槛上冲我招手,不过我再也不馋她家的水果了,反正无论如何也是不去的,弟弟有时候离她家近了,我也会呵斥他赶紧回来。

  约摸着过了一个月后,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。

  (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)
front2_0_FvMA9dKQFg1EX5_scgPV2Xolh9gy.1619774642.jpg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4-7-16 07:44
  • 签到天数: 44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发表于 2021-5-1 01:50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当年天涯也有个讲巫溪本土灵异故事的,是不是你
    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21-5-1 08:28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谁知道九层楼的灵异故事
    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21-5-1 17:00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赶紧更新吧
    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击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   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