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溪网-巫溪论坛

如何注册? 如何更改密码? 如何发图片?图片太大怎么办? 如何发视频? 如何分享帖子? 用户等级、积分规则及勋章说明? 如何使用马甲? 如何取消发帖同步QQ空间?
飞洋华府
棚户区
相亲
公共服务
正和建材 天气预报

[心情故事] 灵异录(二)

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分享到:
发表于 2021-5-2 10:30 巫溪网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巫溪论坛。

点击注册 已有账号?点击登录 或者 用QQ帐号登录

x
  那件事大概过了一个月后,老王婆越发的奇怪了,水田里的禾苗,地里的花生,她都不再去打理,整日坐在门槛上发呆。有一天夜里,我听见老王婆院里传来一阵阵响动,像是什么硬东西在砸木楼板一般,响声儿特别的大,“咚咚咚”持续了半个小时后才停了。

  中途我跑到父母房间外问他们,父亲说我是在发梦,压根儿就没声音,我坚持自己的立场,父亲不耐烦的把窗户推开,然后将头伸出去侧耳倾听,他说还是没有,可明明那声音就很大,难道是父母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吗?但他们却说是我耳朵里有耳结石,过两天去找人掏一下。当时我无可奈何,也就半信半疑地认为他们说得对,然后跑到床上把弟弟蹬醒,让他听听,可我那弟弟迷迷糊糊地将我一顿臭骂后又睡了,我只得不再理会。

  第二天放学后,我和春波两兄弟一路回来,在垭口那边便看见老王婆坐在木门槛上冲我招手,我便喊春波看,可他两兄弟却说老王婆的门关着,没有人坐在门槛上,听了他们的话我便有些害怕了,明明老王婆就坐在那,为什么他们看不见?回到家里我对父母说了这个事,母亲却说肯定是上个月被老王婆吓坏了。夜里母亲从潲水桶里舀了一碗水,又揣了一把米,拉着我就去了村头的十字路口,只见母亲朝着西方泼了潲水,又扔了那把米,口里振振有词地骂: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赶紧滚开,四儿他爷可厉害了,不然有你好果子吃!母亲骂完了就扯着我往回走,还不让我回头看,更不许我说话。

  回到家里,只见爷坐在堂屋旁边,手里挥舞着几张黄纸对母亲说:幺妹,把这几张纸拿去烧了兑水给四喝。我白了爷一眼说道:谁喝这玩意儿,恶心不嘛,你怎么不喝!母亲狠狠瞪了我一眼,回去居然真烧了兑水让我喝,说实话,也没啥其他味道,就是有点恶心而已。做完这些,母亲自觉的平安无事了,于是催促我赶紧去睡觉。

  迷迷糊糊睡到后半夜被尿憋醒了,心里便开始埋怨爷和母亲,这定是那可恶的黄纸水害的。我爬起来摸着黑去了夜壶旁边,也不管对准没对准就开始给它洗澡。完事回来躺在床上又想起白天的事,可就在这个时候,老王婆那边又传来“咚咚咚”的响声。我吓得大声喊我母亲,母亲跑过来摸着我的额头喊我父亲:耀明,赶紧过来,四儿发烧了。父亲匆匆跑过来,背着我就往赤脚医生家里去,母亲在后面打着“棒老二火”,这个“棒老二火”就是玻璃瓶装了煤油,瓶口塞了棉花,倒立一下便可照明。去赤脚医生家要路过老王婆家门口的田坎,我趴在父亲的背上看见老王婆坐在门槛上,我对父亲说了,父亲却说:幺妹,你后面慢慢来,我先走,四都烧迷糊了,开始胡言乱语说疯话了。于是父亲背着我快速的走去,母亲或许是害怕,在后面紧紧追赶着。难道他们真的看不到老王婆就坐在门口吗?

  第三天晚上,声音又按时响了起来,我确定我没有听错。于是又跑去喊父亲,父亲爬起来拿上新买的手电筒,装进两节电池,然后带着我和母亲往老王婆家走去,或许他还是怕吧,不然怎么让我和母亲同去呢?可刚刚踏出地坝边,那声音就没了,不过父亲和母亲一直都说没声音。爷屋里的灯亮了起来,他光着上半身摇着蒲扇对我说:四,你最近去没去过什么不干净的地方,会不会是中邪了。我摇摇头,爷让我回去坐在堂屋里,他拿了根桃树枝。狠狠地抽了我几下,疼得牙痒痒,若不是知他意思,肯定要暴跳。

  无论爷和母亲做了什么所谓的“迷信”,到了晚上老王婆那边依然会准时的响起来。说来也奇怪,平常神吃俭用的老王婆大白天也开着电灯,夜里也是一直开着,这个我母亲也纳闷过,可老王婆向来和我家关系不太好,所以父亲不让多管闲事,也就没去看。虽然她家的灯光十分昏暗,但在乡下漆黑的夜晚却异常的显眼。
  
  第七天逢我放假。生产队的队长福二爷拿着笔和本子来收电费了。当时缴纳电费便是如此,生产队的队长走家串户的收取,本本上密密麻麻的纪录着每家每户每个月的底度,福二爷来到我家地坝便问:四,你爸妈呢?我说上坡干活路去了。福二爷轻车熟路地去伯父家找来楼梯,然后爬上去看了看,最后坐在门前的台阶上计算起来。我便跑到平房上用高分贝的嗓门喊我母亲回来拿钱,母亲回应夜里去给。

  这个福二爷我是十分喜欢的,他跟我爷爷一个辈分,因此得管他叫一声二爷。他家的大儿子从前跟我一个名字,只是后来上学才改了,不过福二爷依然管他叫以前的名。福二爷的儿子去了城里读书,半年才回来一趟,所以他格外的喜欢我。偶尔还会给我递一些吃食,诸如红苕干、爆米花之类的,我也愿意亲近他。若是他来收电费碰见了,便会蹦蹦跳跳跟他同去,指不定就能在谁家蹭些吃食。

  我见母亲不愿回来,便又跟在福二爷后面去收电费,他眼神不太好,每家每户都要搭楼梯,而我能帮他站在地上就看清电表的度数。福二爷走到老王婆家院里,我也躲在他身后跟了去,毕竟有他在,我是不怕的。福二爷在院里喊了起来:嫂子,在不在家?问了好几遍也没人回答,福二爷一边去推门一边嘟哝着:大白天把楼上电灯开着干什么?福二爷推不开门,因为里面锁住了,我突然发现他脸色阴沉起来,二爷回头问我:四,这几天你有没有看见老王婆?我说看见了,昨天下午还坐在门口对我挥手呢。二爷又喊了几声,依然没人回答。我突发奇想地对他说:二爷,老王婆不会在家里死了吧。二爷一听脸色更加阴沉起来,于是他用力踢门,许是木门年久失修,几下就把木门栓踢断了,门开了,我和福二爷走了进去。

  老王婆的堂屋里散发着一股怪味,桌子上盖着塑料罩,二爷揭开一看,盘子里的剩菜已经长满了白霉。二爷大喊一声:不好!他顺着通往二楼的梯子望着,三两下便爬了上去。只听得二爷惨叫一声,可我也已经爬了上去,二爷回头呵斥我:赶紧下去!我哪管他呵斥,一下子就冲到前面,当时那场景我终身难忘,更是把我吓得哇哇大哭。

  屋里因为开了灯,加上房顶还有几块玻璃瓦,所以光线特别好。只见老王婆仰面躺在床下的地上,双脚弯曲地搭在木鞋榻上,身边流了一大滩尸水,满屋子里散发着恶臭,脸上的蛆虫在不停地蠕动,蛆虫已经将她面部吃得只剩下了骨头,那几颗黄牙裸露在外,面目全非,格外狰狞!而她脚上的鞋子已经蹬不见了,鞋榻被她蹬破了一块木板,另一只小腿上插着一块木屑。我又怕又恶心,赶紧跑了下去。

  或许我也受到了农村不良风气的影响,但凡是谁家有什么新鲜事,大都不是好事,于是便着急奔走相告,生怕自己的消息比他人晚到,不多时,村里人都知道老王婆死了。看热闹的人围满了她家地坝。老王婆的小儿子在成都念书,也没人得知如何联系,而她家那个疯掉的大儿子早在一年前就跑出去没回来,老王婆也没去找过他,如今老王婆突然去世,福二爷便商量村里把她埋了。许是因为老王婆太臭,村里花钱雇来的人也不愿意靠拢,于是又喊来千岁爷帮忙,这千岁爷就像“树先生”一般,哪怕不给他钱,他也愿意帮狠心忙,但凡村里谁家有事情,最苦最累的活都是让他做。千岁爷用被子把老王婆裹起来,再用白布把她捆住,从楼上吊了下来。

  三姑六婆开始议论了,她们都说老王婆是暴病而亡,怕是死了好多天了。听她们如此一说,我后背不禁一阵发麻,毕竟昨天我还见老王婆对我挥手,若是她已经死了很久,那我看到的是什么东西?我越想越害怕,前五六天晚上听到的声音是什么?如今想来,那声音绝对是老王婆挣扎的时候,脚蹬木鞋榻发出来的!可为什么每天都响?为什么只有我听见了?这些疑问至今我都没弄明白。但有一点我确定,那就是老王婆绝不是暴病而亡,因为我知道她已经生病很久了,只是没有人关心她罢。

  老王婆被人装进了棺材,几个帮忙的人就像扔垃圾一样,将她乱七八糟的扔了进去,然后就盖了棺材盖,也不怪别人如此狠心,的确因老王婆臭得惨绝人寰。村里也没亏待她,依然出资将她风光大葬。还请了一队唢呐匠,买了一头猪杀了,生产队的妇女、老人、男子都自发的来帮忙,或许是老王婆没有后人,因此也不用随礼,大伙权当来打个牙祭吧。

  村里请了我爷替她看了块地,我爷倒也热心,早已金盆洗手的他居然答应了,杵着棍子,拿着他多年不用的罗盘去帮老王婆相了一块风水宝地。可老王婆的丧礼并不是那么顺利,灵异的事情总在不经意中产生。

(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)
front2_0_FvMA9dKQFg1EX5_scgPV2Xolh9gy.1619922603.jpg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击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